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明城市

走近大庆遗体捐献者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馨予  
添加日期: 2019-02-26

  【编者按】

  生命因短暂和仅有一次,而显得珍贵。

  然而,有些人却让生命告别了短暂,实现了价值的升华。

  他们用自己的躯体,为医学筑起了阶梯,用博大的胸怀,为他人竖起一座丰碑。

  让生命在奉献中实现永恒,传递温暖。

  生命是短暂而脆弱的,当死亡来临时,能够坦然面对已属不易。

  但在我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生前将遗体(角膜)无偿进行捐献,死后用于医学事业的研究和给他人带来光明。

  他们不但从容赴死,更用最后的奉献点缀着世界。

  记者从大庆市红十字会获悉,截至目前,全市捐献遗体志愿者累计登记261人,实现捐献26人;捐献眼角膜志愿者登记291人,实现捐献25人。

  下面,我们就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花甲老人奉献大爱

  2019年1月9日,正好是让胡路居民杨俊丽60岁的生日。

  当日下午3点,杨俊丽在两个女儿和两个外孙女的陪同下,来到让胡路区红十字会,在黑龙江省遗体(眼角膜)捐献志愿者登记表上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让这个生日更有意义。

  “我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国家养育了我,我也没为国家做太大的贡献,就寻思着死后把遗体捐献给国家,捐献给医学事业,既圆了自己一点点心愿,也稍微为国家做了点小小的贡献。”杨俊丽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在生日这天完成捐献签字,就是希望能留下一份特殊的纪念。

  据了解,早在10多年前,杨俊丽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正好今天是我60周岁整,选择这个日期来报名捐献,也觉得非常有意义。”

  “捐献眼角膜,也是生命价值的一种延续。如果能救一个人,或者能让一个人重见光明,我也觉得挺高兴的。他能看见,就等于我也在这个世上,能够继续看到大好的河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作为直系亲属的两个女儿,也都特别支持母亲的决定。

  大女儿王莹告诉记者:“妈妈有这样大爱的一个想法,非常感动我和我的妹妹,也非常感动我的子女。我也会带领着我的妹妹、子女,向妈妈学习,对社会做点贡献。”

  “妈妈有这样的想法已经很久了,能选择今天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完成她的心愿,我们也感到非常荣幸,非常开心。我们也会带动身边的一些人,参与到这样的公益活动中来。今天是妈妈60岁生日,祝妈妈生日快乐。”小女儿王晶说。

  “杨俊丽是2019年到让胡路区红十字会登记的第三名捐献志愿者。”让胡路区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康莉杰介绍,“一般的遗体捐献,对祖国的医学事业、医药研究都有着重要的意义。角膜捐献,可以使一到两名甚至更多的人恢复视力,能够得到光明……一般一个人做了器官捐献,可以让六七个家庭乃至更多的家庭得到健康,让更多的家庭恢复和谐。”

  一家三口投身公益

  2018年12月20日,我市80后青年张洋和他的父母,一起走进让胡路区红十字会,填写了遗体捐献申请书。

  张洋笑着说,早在三年前,自己就有了捐献的想法。

  当时没有付诸实际行动,主要是因为父母还没有离开工作岗位。

  再就是,不知道去哪儿办理。

  后来,看了一些这方面的报道,就找到了红十字会。

  1982年出生的张洋,在油田工作,他利用业余时间,还取得了红十字救护员证。

  在他的介绍下,父亲张保林和母亲胡秀芬,也都成为了志愿者。

  在遗体和角膜捐献上,一家三口的想法都很一致。

  “有句话说得好,大爱无疆,把自己的爱奉献给别人,实际自己也得到了爱,我觉得从中感觉到一种欣慰。”张洋的母亲胡秀芬对记者说。

  “以前,我们老两口就商量过这个事情,觉得人死以后烧成了一把灰,啥用没有。如果能把有用的器官捐献出来,对社会、对其他人也是一种好处。咱们把眼角膜捐献出去,别人能够看见东西,也是自己生命的一个延续 。”张保林说。

  夫妻二人早在年轻的时候就自愿投身公益,捐献遗体和角膜的想法,也是日积月累形成的。

  康莉杰介绍说,“遗体捐献志愿者中,20%-30%可能是因为家庭和生活面临坎坷,有波折,才会想到捐献。也有少部分人是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但更多的人,像张叔叔一家一样,是为了想做有意义的事,让自己活得更有价值和意义。”

  用行动感召更多人

  在采访中,记者结识了红十字会志愿者梁韬。

  据了解,他从事讲师工作的同时,还是黑龙江省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也是我市血库的一名志愿者。

  早在几年前,他就签署了遗体、脏器、眼角膜的捐献协议。

  梁韬告诉记者,自己作为一名救援队员,在救助过程中,看到了太多的生死离别,从而对死亡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和认识。

  “与其死后烧成一把灰,不如给后人留下一点好处。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找到了红十字会,决定死后将自己的遗体、角膜啥的,能捐的都捐了。”

  为了更好地服务社会,梁韬还考取了相关资格证书,业余时间开展医疗救护宣讲。

  他主要负责心肺复苏这一块,偶尔会给创伤者进行急救,或止血、包扎、固定搬运等。

  “咱们目前进行的遗体捐献宣传,主要包括报纸、电视、网络等。”梁韬介绍说。

  虽然近年来遗体和器官捐献的人群不断扩大,但相对于社会需求而言,还远远不够。

  像张洋一家以及梁韬这样的志愿者,也是在用行动感召更多的人,加入这个充满人间大爱的行列。

  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相对于遗体和角膜捐献,器官捐献的流程略有不同。

  目前,我市能做的是辅助有意愿的人登录国家器官捐献网站,领取电子卡,成为捐献志愿者。

  “大庆没有移植医院,没有专门的摘取医院,但哈尔滨市的医大一院、医大二院,都能做器官移植。”康莉杰告诉记者。

  【编后】

  在遗体捐献协议的底页,写着这样一句话:

  最后的死亡和最初的诞生一样,都是人生必然;

  最后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都是光照人间。

  确实如此。

  生,可以奉献、服务和帮助他人。

  死,依然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

  这是人生的高度,更是道德的力量。

  百湖早报记者 傅双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