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化产业

如何唤醒沉睡的一滴油?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馨予  
添加日期: 2018-11-20

  我是一滴油,深藏千米地下,沉睡万年之久。别看我只是一滴油,我的作用之大,大到众人无法想像。所以,就有一群名为“石油人”的人,绞尽脑汁将我寻找,把我呼唤,让我苏醒,让我闪耀起黑金之光,不负油之使命。

  物探“侦察兵”找油,钻井队打探井“摸底”、钻开发井“呼唤”,“采油郎”将我和小伙伴汇聚……我的神奇旅行即将起航,感兴趣的你,可以跟我一起流动,跟我一起嗨!

  “侦察兵”千米地下“盲”寻找,我被“震”到无处藏身

  不懂石油的人会以为,我是在“地下油海”里舒舒服服躺着睡觉呢。其实不然,我最会躲猫猫了,我是藏在“石头里的一滴油”。就像吸水的海绵一样,我藏在石头的孔隙与缝洞里,石油人没有“好身手”可找不到我哦。

  在大庆,有一群“身手”了得的“侦察兵”,他们是大庆钻探的物探队伍,是一支先遣部队。“侦察兵”们好像有千里眼,即使隔着几千米的土地岩石,也能将我找到。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不是有“千里眼”,而是聪明地运用了科学的手段。他们先在地面选好侦察点,然后用勘探钻机在点上钻激发井。钻激发井的深度根据地质情况而定,有的五六米深,有的几十米深。钻井完成后,井里放上炸药,回填。然后放线接线,线上装有“机关”,通向仪器车。

  引爆炸药后,爆炸产生的声波传向地层深处,像发生了地震一样。地下的岩层对地震波有抗阻反应,岩层中所含物质不同,对地震波的抗阻反应也不同。仪器车的仪器“贼神”,地下几千米深处,哪儿是沟,哪儿是岗,它都能根据地震波的反射分析出来。石油、天然气,不管藏在哪个断层,被炸药一“震”,被仪器车一搜,立刻“露馅”。

  作为一滴油,面对科学的力量,我无处藏身,就这样,我被“震”了出来。

  物探队伍唠两句

  大庆钻探物探一公司2287地震队正在哈尔滨周边进行地震采集。2287地震队党支部书记马超说:“我们负责找油。第一步,接到施工任务后,按照设计要求,地震队的测量组进行测量,找到标准点位;第二步,开展表层工作,微测组上人,进行微地震测井,解释并计算出每口激发井的井深;第三步,钻井班钻激发井,下炸药,回填;第四步,放线班放线,连接到仪器车,进行爆破采集数据。最后,我们把采集到的资料交到物探一公司研究院和勘探开发研究院,我们就完成了地震采集工作。”

  马超介绍说,2287地震队已启动2019年度松辽盆地北部双城凹陷庙台子三维地震采集工程,目前正在进行营地建设工作。工程设计40980炮,满覆盖面积204平方公里,施工面积617平方公里,预计施工到明年2月份。物探一公司同时进行地震采集工作的还有两支队伍——2289地震队在大同、肇州,2160地震队在杜尔伯特。

  发现“油情”后打探井“摸底”,直接“钻”到我和小伙伴心里

  通过计算描述,地下一座座“天然油仓库”被绘出来。但是,石油人并不能真正看到,更触摸不到。我是小小一滴油,虽然被“侦察兵”发现,却还可以翻个身继续睡觉。

  可是,这一次,我却不能安心睡觉了。因为,我总能听到“轰轰轰”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侦察兵”发现“油情”后,大庆钻探的钻井队伍来了,开始打探井,来分辨这个断层到底藏的是石油大部队,还是分散的“小油星”。

  井架高耸,钻机轰鸣,一群钻井硬汉在井场忙碌着。搅拌泥浆,连接钻杆,钻杆带动钻头,钻头扎进土里快速旋转。

  要问我为啥不能安心睡觉了?因为我只感觉那钻头,不仅拥有坚韧的钢铁头盔,还在用那旋转的坚硬的“牙齿”,钻通土地,钻透岩石,正钻向我的心里。

  整个钻井过程中,更有各路技术尖兵与钻井队并肩作战,真觉得他们已将我透视。

  打完探井,有专人对我所在地区的油气储藏进行评估。巧的是,我和小伙伴们都躲在同一块石头中,石油人这一“探头儿摸底儿”,我们都暴露了。经过全面综合分析,石油人准备在这个区域开发,把我和小伙伴们从石头孔隙中解救出来。

  这一口探井钻完了,我和小伙伴们再也不能偷懒睡觉了。

  钻井队伍唠两句

  大庆钻探钻井一公司30921钻井队正在采油九厂打探井,井号为古435井,井深1400多米,施工目的是深化凹陷深部位青山口组泥页岩油储集性、含油性、可动性、可压性认识,明确泥页岩油富集规律。30921钻井队队长马旭阳说:“开发新区块之前得先打探井,我们队现在打的都是探井,在大庆外围。根据一些资料显示,这个区块有油,但这个区块没有开采过,所以打一口探井探明区块的含油情况,评价有没有开采的价值。打探井在钻进过程中在油层取岩心、砂样,进行化验分析,看哪段岩心里含油,是油浸、油迹,还是油斑。”

  马旭阳介绍说,跟钻开发井不同,钻探井全程有录井,录井像是一双眼睛,实时“看清”地下情况。当“看到”钻到油层,钻井队起出钻杆,换取心工具,再下钻杆钻进取岩心。钻井施工的过程大体是,井队搬家,安装就位,进行一开作业打表层,然后安装井控设备,进行二开作业,钻进,完井。有的深层气井还可能有三开、四开作业,再完井。

  各路人马集结开发,我被“千呼万唤”出来

  在几千米的地下,半梦半醒的我,听到了一声声“呼唤”。

  这些石油人都是行动派,大部队分批分次都来啦。他们中有钻井的、录井的、测井的、固井的、试油的、射孔的、作业的、安装的、采油的……更有各路技术人员全程助阵。

  就这样,他们在最可靠、最稳定的油层,布上了一套基础“井阵”,对全部油层的油砂体进行对比研究,修改和调整方案。他们摸索着“唤醒”我和小伙伴们,根据实际情况,定具体的配产、配注方案,开始了采油。

  有人认为“打一口井,油就能喷出来”,我要告诉你,那是大庆油田开采初期的事儿了。因为单靠地层自然的压力采油,只能采出5%左右。

  躲在岩石孔隙中的我们,并不好采出。可石油人不仅能吃苦,还很聪明,敢于创新,他们开展各种研究和试验,深深挖掘。石油人研究了从自喷式的一次采油,到向油层注入的二次采油,再到用化学物质等介质来“洗油”的三次采油。

  同为一滴油,我藏得比较深,睡得比较沉,所以直到现在才听到这一声声“呼唤”。

  安装队伍唠两句

  工程建设公司安装公司第十项目部正在榆树林油田进行抽油机安装施工。现场项目经理王俊喜说:“我们的工艺班组正在安装抽油机,安装井口。为了保证施工质量、安全和施工进度,我几乎每天都盯在施工现场。现在天气转冷,再加上之前下雨下雪,地下的管线焊接存在难度,所以我们的工艺班组就提前预制,提前做好保温和防腐,用倒链架把管子架起来,再将管线焊接好。此外,有时太阳要落山时才具备施工条件,为了保证抽油机投产、保产量,天黑了,我们的工艺班组也在连接井口工艺。”

  王俊喜介绍说,他们正在施工东18产能建设工程。工程包括新建油井63口(其中包括1口提捞井)、新建注水井口38口、管线敷设、新建各类阀组、新建配水间、计量间改造等等。抽油机和井口工艺安装这部分,目前已安装完36口抽油机,其中24口抽油机已投产,预计全部工程将于11月末之前完工。

  与聚合物水乳交融,流向“用力吸引”我的地方

  我已经被“唤醒”,并且被找到,已无路可逃。可要想把我从几千米的地下“揪”到地面,还是要费点儿周折的。

  为了让我和小伙伴们“破土而出”见天日,石油人是绞尽脑汁。因为,自喷时我并没有醒来,用水撵时我无动于衷,直到用化学物质“洗”我才被带动起来。

  要知道,大庆油田从开发到现在,能够持续高产、稳产,其核心就是靠科技进步、科技创新,实现三次采油技术的推广。注水开发技术、聚合物驱油配套技术、三元复合驱油技术,这些提升主力油田采收率的技术被一项一项地研发出来。这些技术都已经相当成熟,我无力挣扎,只能跟聚合物一起流动起来。

  在地面,一直有注入井在“施压”,注入井注的或是水,或是聚合物,或是三元,或是二氧化碳,或是微生物。而我和小伙伴们的“出口”,便是一口口采出井,或是抽油机井,或是电泵井,或是螺杆泵井。不同的驱油介质,不同的井,需要的技术都不同,石油人付出了相当多的努力。

  面对石油人的努力,我再不能躲藏,也再不想躲藏。在几千米的地下,我与聚合物融为一体,“躺”在他们的怀抱中,随他们一起徜徉流动。我穿过油层,越过岩石,只等最后的“破土而出”。每口采出井都在“用力吸引”着我,我要流去哪里?我不能控制,那就随波逐流吧。

  作为光荣的一滴油,我与聚合物水乳交融,静静流淌,流向需要我的地方……

  注聚队伍唠两句

  采油一厂第五油矿511采油队技术员侯爽说:“我们五矿只有一个注入站在注聚,是511注入站。我们注聚注的是一种聚合物溶液,从配制站来的母液和注水站来的污水,按照单井方案,根据水和母液不同配比混合成一定浓度的聚合物溶液,注入地下。注入站有储罐储存母液,需要控制调整到合理的液位。注入站是24小时有员工值班,需要两个小时巡检一次,四个小时记录一次数据,每天要汇总全天注入情况统一上报。我们站内还有化验室,采油工从井口取溶液样,拿回站里有专人化验单井的浓粘度,看粘损指标是否合格,并对指标不合格的井进行粘损治理,把粘度损失降到最低,提高注聚质量。”

  侯爽介绍说,511注入站目前是第二次投产,第一次注聚是在2012年,跟现在注的层位不同,到2015年9月份结束,接着进行后续水驱,空白水驱。开采层位改变后,2017年11月30日,开始第二次注聚。目前注聚效果很好,含水下降5个百分点,单井增油2.5吨。

  大庆日报记者 朱丽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