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化资源文化遗产

一针一线绣出灵动世界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珊  
添加日期: 2017-05-04

技忆系列报道之四王氏刺绣

提起刺绣,人们马上会想起我国“四大名绣”。其实,咱大庆也有一门特色刺绣——王氏刺绣(省级非遗项目),她独具一格却鲜为人知

在上百年传承发展中,其传承人将南方苏绣的细腻精致与“王氏刺绣”的粗犷豪放相融合,使之成为满族民间艺术文化新的表现形式

王氏祖先留下的绣品。

中国刺绣,作为传统民间艺术,蕴含着深厚的东方文化底蕴,在世界文化史上独树一帜。提起刺绣,人们马上会想起我国南方的苏绣、湘绣、粤绣、蜀绣,却鲜有人知咱们大庆也有一项传承百余年的刺绣技艺——王氏刺绣。

“这是用几丝绣的?没想到,咱黑龙江省有这么好的绣品!”2016年的黑龙江省文博会上,省长陆昊参观时,指着《父亲》和《母亲》两幅绣品说。

“这真的不是画吗?”看到这两幅油画般的人物肖像,围观者看着也难以相信这竟是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经过再三观看、辨认,人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

王氏刺绣是北方满族传统刺绣的重要代表,因创始人居住于内蒙古扎赉特旗,其作品具有草原特色,刺绣内容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草原风貌。历经五代传承人的传承与创新,如今的王氏刺绣别具一格,兼具南方苏绣细腻精致和北方王氏刺绣粗犷豪放的气质,深受老百姓喜爱,获得了诸多荣誉。

最近的一次,是受邀代表中国黑龙江省满族刺绣文化赴俄罗斯参加“黑龙江日”活动。期间,陆昊省长、俄罗斯滨海边区州长米克卢舍夫斯基对王氏绣品给予了高度评价。米克卢舍夫斯基握着王氏刺绣第四代传承人王永刚的手说:“您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刺绣艺术大师!”

王氏刺绣第四代传承人王永刚

王氏刺绣第五代传承人王东石在绣制作品

壹 家族传承百余年:绣针下生出民族文化之花

“千万条彩线轻盈穿梭,绣出中国独有的绚烂。”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郝维国告诉记者,绣娘以绣针引彩线(丝、绒、线),按设计的花样在织物(丝绸、布帛)上刺绣,以绣迹构成纹样或文字,是我国优秀的民族传统手工技艺。

“各派虽然风格不同,但针法大同小异。”谈到大庆乃至整个黑龙江的刺绣风格,郝维国说,其实,天下刺绣本是一家,针法大同小异,只是在千年的传承发展过程中,绣娘们掺杂进自己的性格、心境、地域文化等因素,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也就有了苏绣、湘绣、粤绣、蜀绣及各少数民族刺绣等各大绣派系。

郝维国说,能成为非遗项目的,必须是各族人民世代相传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而作为黑龙江刺绣的优秀代表,大庆王氏刺绣是满族民间艺术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经过上百年传承和创新,融入各绣派的精华。重视针法、空间度和色彩对比度等,使满族文化以另一种全新的形式传承、发扬。

“王氏刺绣专为王府绣制各种服饰和配饰,是典型的宫廷刺绣。”传承人王永刚介绍说,王氏刺绣诞生于明末、形成于清初,是由自己的太爷爷王志平及太奶奶曹氏开创,因其为清代王宫大臣绣制袍服、配饰、枕头顶等,是典型的满族刺绣代表,同时因居住于内蒙古的扎赉特旗,故其绣品又带有草原特色。后期由于战乱随着迁徙,刺绣技艺也广泛流传于吉林松原、内蒙古东北部及嫩江流域、大庆市五区四县。

王永刚边说边拿出祖上传下来的传家宝——明代的信贷、清代文武官员的“补子”(又称“绣补”),和达官贵族有钱人家嫁娶定制的枕头顶刺绣……“太爷爷和太奶奶是宫绣艺人,家族传承一百多年啦!当年,他们专门为王府绣制绣品,每一件绣品都是孤品,极其珍贵,普通老百姓基本看不到。”

在风格上,“与南方刺绣不同,王氏刺绣呈现的是北方松嫩平原所特有的人文内涵。”王永刚介绍说,王氏刺绣不仅可以用在真丝、绸缎这种软面料上绣,还能用于羊毛毡、皮靴等较硬的面料上,从而凸显北方草原特色。在色彩搭配上讲究黑白对比、红绿对比,色彩鲜明且绣线细韧明亮,富有弹性,体现了满族刺绣的自然美感。

“刺绣原本是生活的一部分,祖辈的刺绣并不当商品出售,而是出于生活的基本需求。”王永刚说,然而,随着社会发展,刺绣这一绚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已濒临失传的边缘。

王氏刺绣作品《枣红马》。

贰 蝶变之路:江南苏绣与北方王氏刺绣融合

今年52岁的王永刚和妻子李亚辉(艺名苏亚)是王氏刺绣第四代传承人。两人都善绣,用半生坚守“真正的东方艺术”,将南方苏绣的细腻精致,搭配北方王氏刺绣粗犷豪放的气质,使王氏刺绣更加逼真、别具一格。

日前,记者来到王永刚的工作室。只见他坐在木质绣架前,飞针走线。细如发丝的绣线,在他的指间上下翻飞,变成了栩栩如生的刺绣作品。

“美好的事情,在我看来,就是静下心来,用心去绣画,而我和妻子的认识,是更美好的开始。”王永刚受先辈影响,从小就拿起绣针,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后于1984年考入美术学院,接受正规的美术教育,从而对构图及色彩的调和有了更深的理解。

凭着对刺绣的热爱,王永刚总是班里最勤奋的那一个,他经常在野外写生,为后来刺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手帕到香包、枕巾枕套……常常一绣十几个小时。也正因为他的勤奋、扎实的基本功,加之对刺绣技艺的领悟融汇,让他渐渐崭露头角,也吸引了一个江南女孩儿的注意,她就是妻子——苏亚。

王永刚说,同自己一样,苏亚也出生于刺绣世家,自幼受先辈刺绣艺术的感染,酷爱美术和中国刺绣艺术,家传独门绝技双面绣(即在细如发丝、薄如蝉翼的丝绸上,两面绣出完整而不一样的图案)她亦信手拈来,作品体现出高超的针法和极为缜密的设计,让人为之折服。

回忆起当初相识相恋的情景,苏亚笑着告诉记者,俩人因刺绣结缘而生情。1987年,自己便跟随王永刚来到大庆,没想到,自己爱上了这个城市,想让自己家传的苏绣也扎根这里。

“我想要以针为笔,以线为墨,将大庆的辉煌在绢布上一个接一个地‘绘织’出来。”苏亚说,大庆人历经半个多世纪,荒原上建成了世界级特大油田,为民族争了光。如今,大庆这座繁荣美丽、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城市,正续写着一个又一个新的辉煌……而这些辉煌是可以用王氏刺绣来表达、来呈现的。

据王永刚回忆,上世纪90年代,包括王氏刺绣在内的传统刺绣也遭遇了“冬天”,也是从那时起,不少手绣技艺人开始流失。

“想要冲出重围,必须走自己的特色之路。”一个念头在苏亚脑子里闪过:用南方刺绣的细腻来表现北方特色尤其是大庆特色,会是什么效果呢?而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得到了王永刚的支持。

说做就做,夫妻二人开始着手研究设计图案、色彩搭配和针法运用。

“苏绣的细腻精致搭配北方王氏刺绣粗狂、豪放的气质,色彩艳丽,用色无拘无束、大胆夸张。而在配色上,多用对比强烈的红黄蓝,使色彩更加明快淳厚且富有光泽,同时打破了传统的平绣艺术形式,采用贴绣、盘绣、乱针绣等二十多种绣法,使绣品更加逼真。”苏亚坦言,刚开始,创作的题材比较泛泛,也比较杂,而且多是为了迎合市场。渐渐地,他们意识到,应该更多地注重创作具有黑龙江地域特色的作品,将石油文化、湿地景观、历史遗迹、草原赛马、水上狩猎和丹顶鹤等元素与苏绣联想在一起。

十年磨一剑,王氏刺绣实现了蝶变。经过摸索和实践,夫妻二人不仅自创叠艺绣针法,还找到了一个苏绣和王氏刺绣恰到好处的结合点,让王氏刺绣拥有了全新的“模样”,绣品也先后多次在国际国内文化艺术博览会上获奖。其中,他们的刺绣作品《母亲》《亚当夏娃》《天神的女儿》人物系列三幅绣品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手工理事会)颁发的2015百花杯“金奖”、获第51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暨2016年“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银奖和优秀奖。《亚当夏娃》曾作为黑龙江省唯一一幅绣品在国家博物馆展览,获得业内人士好评。

第四代传承人李亚辉的作品《亚当夏娃》。

叁 技艺生命的延续:家族传承转为社会传承,市场化冲击不可避免

“即使学员遍布大庆,绣品走出国门,他们也和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一样,面临困境。”市非遗保护中心工作人员王大鹏说。苏绣和王氏刺绣的结合,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这让王氏刺绣艺术生命得以延续,但当下的状况仍不容乐观。

“没人认可,绣品没有销路,生活非常艰难,要赡养年事已高的父母,还要供孩子上学,当时连书本都买不起,曾经有半个月靠挖野菜维持生活……”王永刚回忆说,2000年,自己和妻子在大庆开办了一间10多平方米的刺绣工作室,准备办班、教学员、卖作品,然后用这些资金再教学,形成良性循环,让这门技艺更好地传承发展下去。然而,两人却不得不面对最初没有学员,没有顾客,没钱打广告的现实。

“当初自己也想过外出打工,但家传的宝贝可能就此失传。”王永刚说,自己和妻子决定咬牙坚持,晚上在大白纸上画海报,白天走街串巷一张一张发,辛苦却满怀希望。因为在他们看来,尽管王氏刺绣是家族传承,但更应该是中国的传统技艺,“应该依靠社会把文化遗产传承下去,唯有如此,才能弘扬优秀民间文化,有朝一日民间艺术才能走向世界。”

2007年,王永刚的刺绣工作室终于迎来一笔100幅绣品的大订单,可绣品完成一半时,客户却取消了订单,无奈之下,王永刚便挨个大商场里奔波,才不至于让这些绣品砸到手里。不过,正是这些绣品成了王氏刺绣实实在在的“活广告”,从那开始,陆续迎来了学员和订单。

受夫妇二人熏陶,儿子王东石、王东琦,儿媳刘雪娇大学毕业后,跟着自己学起了王氏刺绣,致力于实现“让这朵民族民间艺术之花越开越艳、香飘四海……”的梦想。绣品《鹤舞》获第七届中国·龙江国际文化艺术产业博览会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金奖;王氏刺绣赴黑河市参加中俄文化大集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北方刺绣精品展,获得优秀展品奖……

此后,王氏刺绣受到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和欢迎,培训的学员达3000多人,遍及大庆各个领域,其中还有来自俄罗斯、美国、英国、韩国、越南等地的女学员,同时王氏刺绣的绣品也随她们“飞”到了国外。同其他传统技艺一样,刺绣也渴望吸收新鲜血液。

“现在许多年轻人对传统文化认识不够,认为只是简单的手工,绣一绣花花草草,我们也面临这个情况。”王永刚说,该如何挽留这些人,是自己和妻子一直思索的问题。

据他介绍,刺绣行业成才周期相对较长,一个技艺精湛的绣工要懂得美术基础、光影学、结构学等众多知识,往往需要多年的培养和训练,对从业者的艺术素养和悟性要求较高,而且传承全靠口传心授,没有一部理论方面的书籍,但如今,老艺人的相继去世,耐得住寂寞去刺绣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青黄不接”的现象日益突出。

“王氏刺绣百余年的历史,不能在下一代断了文脉。”刺绣大师王永刚和苏亚用手中的针线演绎着伟大的艺术理想,在他们看来,如何让王氏刺绣有所传承,身上有着沉甸甸的责任,也希望不单单有人来学习,而且有人能接过传承的重担,让这项古老的民间艺术传承下去。

采访结束时,王永刚告诉记者:“我们现在正在尝试‘校企合作’。一方面希望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接触、了解并热爱刺绣这门艺术,更好地传承王氏刺绣;二来希望可以解决部分学生的就业问题,最终形成‘学、产、销’一体化,造福社会,惠及大众。”

记者 王翠

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