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明城市志愿服务

百名肇州儿童与蓝天爸妈相认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珊  
添加日期: 2016-06-22

共享蓝天志愿者走进肇州活动纪实

  妈妈,我爱你。

  他们身世可怜,百人中6人是孤儿、25人父母单亡、15人父母残疾、12人父母有重大疾病、两人父母服刑、40人是贫困留守儿童孤儿6人,父母单亡25人,父母残疾15人,父母重大疾病12人,父母服刑两人,贫困留守40人……这是这次救助的肇州100名儿童的基本家庭状况。

  谁来帮助这些身世可怜的孩子完成学业?谁来关爱这些孩子的心灵健康和成长?近日,共享蓝天志愿者在肇州举办“同心·彩虹”行动,百名肇州儿童与志愿帮助他们健康成长的蓝天爸妈“相认”。

  志愿者宋兵

  腿坏了我也要去,不能让我的宝贝失望

  当天5时,志愿者宋兵赶到了医院。前一天,她不慎摔倒,腿上划了一个大口子,去医院是为了好好包扎一下,方便和100名蓝天志愿者一起去肇州参加共享蓝天志愿者团队活动,与自己的两个“蓝天宝贝”对接。

  宋兵在共享蓝天团队的第35队,前一天她给队长李鹏飞打电话,告诉队长腿摔坏了,李鹏飞对她说:“明天的对接活动,你别参加了,我让其他人替你照顾你的两个‘蓝天宝贝’。”宋兵说:“不行,我必须去,不然别的宝贝看到‘爸爸妈妈’都来了,我的宝贝看到自己的‘妈妈’没来,他们会难过的。”处理好伤口后,宋兵在6时20分按时赶到了集合地点,和其他蓝天爸妈一起登上去往肇州的客车。

  宋兵是今年3月加入共享蓝天的“新人”。她说,自己一直很愿意参加公益活动,认为参加公益活动是为社会献上一份爱心,也能让自己更有满足感和成就感。自从参加了共享蓝天,特别是这次做了“蓝天妈妈”,宋兵感觉不是自己在奉献爱心,而是孩子们给了自己机会,让自己可以伴随他们成长,自己是幸福和幸运的。

  一天的活动下来,宋兵和她的两个宝贝都累坏了,当队长李鹏飞关心地问她腿还疼不疼时,宋兵才想起腿上的伤口,她说:“已经把腿的事给忘了,没感觉到疼。”宋兵说:“我的两个宝贝跟我从陌生到熟悉,我特别开心,以后我会经常和他们联系,在周末和节假日陪伴他们。”

  拍一张全家福。

  志愿者邹云霞

    我要为孩子的亲生父亲找份工作,帮助这个家庭

  一进肇州县政府会议室,邹云霞就大声喊:“洪俊、瑛琪,我是你们的蓝天妈妈,我在这里。”

  11岁的洪俊上小学二年级,他的爸爸妈妈离婚后,妈妈带着哥哥走了,再也没有回来看过他,他对妈妈多多少少有些怨恨。

  两个孩子来到邹云霞面前,她已经事先知道孩子们的情况,就先把洪俊抱在怀里:“我是你们的妈妈”。听到这句话,洪俊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他抱着邹云霞的脖子,半天没撒手。

  蓝天爸爸何禄辉向孩子们介绍自己,刚上二年级的洪俊听说蓝天妈妈姓邹,就拿出字典查了一会儿,指着字典上的“邹”字说:“妈妈,我知道这是你的姓,你姓邹。”洪俊还细心地拿着字典给9岁的瑛琪看,告诉她:“我们的妈妈姓邹,就是这个字。”

  邹云霞说:“见到了我的两个蓝天宝贝,心里就放不下了,他们听话又懂事,我要承担起这份做母亲的责任。”返回大庆后,邹云霞立刻联系了一个熟悉的企业,讲清洪俊的家庭情况,对方愿意为洪俊爸爸提供一个工作难度和强度不是很高的岗位,月薪3000元,还包吃住。听到这个好消息,兴奋的邹云霞马上联系洪俊爸爸,把这一喜讯告诉他。

  洪俊爸爸感动得不知道该怎样表达,他说:“现在你们供我的孩子上学,等将来我赚钱了,会把钱还给你们。”洪俊平时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善良的奶奶对邹云霞和何禄辉说:“我们会教育孩子学会感恩,会让洪俊经常给你们打电话沟通情况。”

  临分别时,邹云霞还给瑛琪写下心灵寄语:“亲爱的宝贝,成为蓝天妈妈真好,有了你这样乖巧漂亮的女儿,我很高兴,宝贝加油。”落款是:你的妈妈。

  幸福的“一家四口”。

  志愿者谭德海

  白天孩子还说不要蓝天爸妈,晚上打电话哭着叫我“爸爸”

  9岁的海星刚上小学一年级,亲生妈妈几年前走了,家里大伯残疾,二伯也没有成家,只有父亲一个人有劳动能力。

  这次活动之前,细心的蓝天爸爸谭德海特意去海星家里看看,看到这家人住的是板房,睡觉的床是木板拼凑的。临走时,谭德海告诉海星:“我是你的蓝天爸爸,过几天会见面,到时要检查卫生,看你洗得干不干净。”谭德海还拉着海星的手,叮嘱他要帮亲生爸爸多干活,好好照顾大伯、二伯,海星似懂非懂地听着不吭声。

  29日见到谭德海爸爸时,海星撩起衣服给“爸爸”看小肚皮:“爸爸,你看我洗澡了,洗得很干净。”

  谭德海的“女儿”悦悦9岁,亲生爸妈因意外去世,爷爷奶奶带着她,家里只靠两三亩地生活,非常困难。谭德海在“同心·彩虹”活动之前,也去小悦悦家里考察过。讲起现在的生活,悦悦的姥姥哭,小姨也跟着哭,可是悦悦却没掉一滴眼泪。谭德海说:“她不是不懂事,是因为太早失去了父母的爱,变得比同龄人懂事和坚强。”聊天时,悦悦对谭德海说:“我不要爸爸妈妈,没有爸爸妈妈,也没什么。”

  当天的活动下来,悦悦和蓝天爸爸谭德海、蓝天妈妈姜蕾越来越熟悉。谭德海在活动中总不忘夸奖悦悦:“你是最棒的。”晚上,小悦悦给谭德海打来电话,她哭着说:“爸爸,我想你了,爸爸,我想你了。”谭德海说:“孩子没叫我‘蓝天爸爸’,就叫我爸爸。‘女儿’在电话那边哭,我在电话这边哭,我自己也有个上四年级的亲生女儿,这个小悦悦却带给我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我感到身上的责任重大,更要好好爱我的蓝天宝贝,让他们身心快乐健康。”

  有个“女儿”真好。

  志愿者于迎春

  貌似不爱说话的“女儿”拍合影时,挥手喊“妈妈,我在这里”

  于迎春在公安系统工作,她没想到,这个工作身份打开了她和“女儿”沟通的大门。

  蓝天爸爸贾朝惠、蓝天妈妈于迎春和他们的两个宝贝女儿厚汐、宇欣组成了临时家庭。

  厚汐的亲生父亲已经没有了,妈妈在饭店打工,很少在家。亲生妈妈告诉蓝天爸妈,孩子不爱说话。对接活动开始后,蓝天爸爸贾朝惠特意坐在厚汐的身边,陪“女儿”聊天,发现厚汐挺善于沟通和交流,对此,亲生妈妈解释说:“可能孩子太想爸妈能多和她说说话了。”

  蓝天妈妈于迎春知道9岁的“女儿”宇欣特别内向,不爱讲话。于迎春默默地观察了一天没怎么说话的宇欣,发现她笑起来非常灿烂。看到孩子的笑脸,于迎春有信心和宇欣建立起良好的沟通。“宝贝,你笑得真漂亮,一定要多笑,我要给你拍照片,每一张都能看到你在笑。”宇欣慢慢和于迎春亲近起来,并向她说出不爱讲话的原因:“蓝天妈妈,在学校,有的同学嘲笑我,笑我家穷,还有同学欺负我。”

  于迎春听到这里,特别心疼,一时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她急了:“再有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他们,你的蓝天妈妈是警察。”没想到,宇欣却一下子开心起来、自信起来:“对,妈妈,以后我不怕别人欺负我了,我有个警察妈妈。”

  一天的活动结束时,100名孩子要拍合影,于迎春对宇欣说:“你的笑容很美哦,拍照时一定要笑。”

  在孩子们中,宇欣生怕于迎春看不到她,高高地挥着手喊:“妈妈,我在这里。”于迎春说:“当时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心暖暖的。”

  活动结束时,于迎春给宇欣写下寄语:“宝贝,眼前的困难都会过去的,你的未来会越来越好,蓝天爸爸、妈妈会一直陪伴你,让你快乐成长。”

  爸爸妈妈,再见。

  志愿者仇颖

  下学期“女儿”上初中,我要先和班主任沟通

  12岁应该是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的年龄,可是志愿者仇颖见到12岁的小玉时,却暗暗吃惊:“这个女孩面无表情,一脸木然。”

  “你不开心吗?有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好吗?”仇颖拉着小玉的手说。“我害怕。”小玉回答完这句话,就又不吭声了。

  原来,小玉的父亲5年前因心脏病去世,她一直无法从父亲去世的阴影里走出来。小玉的妈妈是个聋哑人,姐姐在外面打工,小玉每天回到家里,几乎就进入了一个无声的世界,加上父亲去世的刺激,姐姐告诉仇颖,小玉曾有自闭症倾向。

  整整一天的活动中,小玉很少说话,也没有表情。仇颖尽量小心地和小玉沟通,不去触碰她的内心伤痛。“你看别的孩子都只有一个妈妈,你有两个妈妈,两个妈妈都爱你。”仇颖对小玉说。

  活动结束后,别的蓝天爸妈都特别开心,100个孩子大多很快乐,可是仇颖心里却沉沉的——小玉的表情还是木然的。仇颖特别惦记小玉,她和蓝天爸爸定好,在小玉9月上初中之前,给她找个专业心理辅导员,做一下心理疏导;还要去找找初中班主任,提前沟通好小玉的问题,争取和班主任共同努力,尽快消除小玉的恐惧感,帮小玉走出不快乐。

  “我们也是小玉的爸爸妈妈,会担负起父母对儿女的养育教育责任,陪伴她健康成长,给予她真正的父母之爱。”仇颖说。

  记者 段艳芸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