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明城市志愿服务

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学生张光新的支教故事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珊  
添加日期: 2016-05-19

  他家境贫寒、步步坎坷,千辛万苦进入大学;他辗转多地、遍尝艰辛,帮助山里孩子筹集物资;他穿越千里、两载守望,用双脚丈量爱的征程

  只为那声亲昵的“阿哥”

  坐在记者面前的张光新,皮肤稍显黝黑,透过20岁出头的面庞,隐约可以察觉到一丝苦涩。与人交谈时,他总会刻意地避开对方视线,低下头“喃喃自语”。

  从大庆到贵州田坝村,3000公里的路途,张光新和他的队友两进大山,三餐吃红薯,夜夜睡课桌,纵然条件艰苦,却从未打消他的支教念头。这份穿越千里的牵挂,他已守望了600多个日日夜夜。

  时至今日,张光新还保存着一个孩子送给他的卡片,上面写着:“你很像我阿哥,明天他就要回来了,你却要走了。”

  那声亲昵的“阿哥”犹在耳畔,每念及此,张光新总会莫名激动,支教的信念愈加坚定。因为他相信,只要孩子们坐在教室,田坝村就有希望……

  张光新(右二)和志愿者团队一起到留守儿童家慰问。

  爱可以治愈沉默

  张光新支教故事的起点,要从一名贫困儿童说起。

  第一次走出山村,张光新对城市充满新奇,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这里也有孩子生活在贫寒的家庭、走着艰难的求学路。通过大庆市志愿者协会,他的命运仿佛与这些贫困留守儿童紧紧地交织在了一起。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亲人帮助过我,所以我要帮助更多的人。”外在的羞涩,掩盖不了张光新骨子里的倔强和热情。

  两年里,张光新对广源小区一名贫困儿童倾注心血最多。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加,张光新了解到,小男孩从小就没有获得过父母的爱,1岁时父亲因意外去世,母亲也弃他而去,爷爷奶奶接过了抚养他的重担,但爷爷外出打工,平日里除了奶奶,他很难感受到他人的关爱。

  张光新除了给孩子补习功课外,还经常陪他聊天,给他描述大学的样子。有一次,孩子做完功课,在张光新手上画了块手表,这样的举动让张光新先是一愣,继而会心一笑。

  原本紧锁的心门,终于开了。

  2014年母亲节,张光新联系了几位同学,要为孩子的奶奶过人生中第一次母亲节。就在大家准备给奶奶送上祝福的时候,老人家却哽咽了:“这么多年了,家里第一次来这么多人,我太高兴了,我……”一语未毕,掩面而泣。

  张光新(右)为留守儿童辅导功课。

  上学路步步坎坷

  张光新的学习经历并不比他帮助的孩子顺利。1994年,张光新出生在江西萍乡的一个小村庄里,家中3亩多地,仅能维持一年的口粮,日子艰辛而又平淡。

  2005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张光新的父亲成为二级残疾,右腿丧失基本劳动能力。为了补贴家用,张光新的母亲到村里鞭炮厂打工,每月赚几百元钱。

  “我不在乎别人拥有什么,我要通过努力,拥有属于自己的。”张光新的愿望朴素无华,只想着好好读书走出村子,让家人过上好生活。

  从小学到初中,每天中午在家吃完午饭后,张光新还要喂牲畜,然后匆匆赶回学校。中考成绩下来后,张光新与重点高中失之交臂,不得不上普通高中。而几千元的学费,却是几个亲戚朋友凑出来的。这次学费“风波”,让他意识到,学习机会是这个家庭倾尽所有给予的,自己能做的事唯有好好读书。

  50公里路、两周回一次家、120元钱……谈及高中生活,张光新话语不多。的确,3年时间很难用简单的词语概括,但越是苦痛难捱的生活,他越是不愿触碰。

  “拿到通知书,我却高兴不起来。”几千元的学费,像是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了张光新的心头。凭借入学贷款政策和校方帮助,张光新如愿以偿,进入了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

  张光新和他的队友深受田坝小学孩子喜爱。

  张光新(中)的助学团受到当地学校表彰。

  辗转百日筹物资

  帮助贫困儿童的经历,让张光新有了支教的想法。“我要给更多孩子讲述外面的世界,给他们带去外界的关爱。”问起为什么选择支教,张光新的眼神坚定且不容置疑。

  但支教并非易事,从成员选拔,到支教地点确定,再到物资筹备,张光新忙了整整3个月。成立烛光爱心支教团队,选拔13人参与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田坝小学支教活动,张光新迈出了支教第一步。

  “山里孩子生活太苦了,筹集的物资越多,对他们的帮助就越大。”近一百天时间,张光新跑遍了服务外包园的所有公司,虽然企业众多,却仅有一家公司给了他600多元钱。从学校到商场,从私企到个人,从东城到西城,“去的地方越多,收获就会越大”,张光新用一辆自行车丈量着支教征程。他还联系到贵州、山东、湖南等7个省的爱心人士筹集物资。截至目前,共为田坝小学带去42000元的爱心物资。

  物资筹到了,可支教准备过程依旧困难重重。去田坝村的2000元路费,对张光新来说,是除学费外最大的一笔开销,花掉了他全部“家底”。

  “虽然花光了积蓄,但想到能为孩子们做一些事,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张光新边说边用手擦着裂痕明显的手机屏幕。原来,这个手机里保存着许多田坝村学生们的照片,即便屏幕碎了,他依旧“视若珍宝”。

  烛光爱心助学团为山区孩子募捐的新书包让他们激动不已。

  穿越千里的守望

  有时,爱可以穿越一切空间的阻隔。

  2014年7月10日,支教队伍开拔。大庆与田坝村距离3000多公里,再加上暑假票源紧张,成员们需在北京、长沙、重庆等7个城市转乘,途中又遇泥石流,本应3天的车程,他们花了整整7天。

  7月18日,张光新一行终于到达了田坝村。田坝村四面环山,村里的青壮年全部在外打工,留下了老人和孩子。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大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他们却无缘得见。

  在去田坝小学的路上,所见场景让张光新至今难忘。两个黝黑的孩子光着脚向山上走去,看到陌生人,一溜烟儿跑掉了。张光新说:“他俩就像非洲小孩,很黑,很脏。”

  由于房屋紧张,成员们不得不睡在教室里,没有褥子,就把纸板拼接起来放在课桌上,伴着凉飕飕的风,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当地炎热潮湿,昼夜温差大,很多成员都出现了湿疹等不适症状,但他们从未抱怨过。张光新说,只要能让孩子们的日子变好,再苦也不怕。

  正式开课时,13名大学生要给200多名学生上课,有的一个人带一个班,有的两个人带一个班,每个人还要额外安排一门课程,除了上课,他们每天还要送学生回家,做家访。

  虽然土地贫瘠、生活艰难,但山里人总会对这些外乡人回报最真挚的热情。每次家访,家长们总会拿出家中仅有的红薯来招待他们。张光新舍不得吃,因为他吃掉的可能是孩子们一天的口粮。

  一次,张光新到一个孩子家做家访,就在与家长聊天时,孩子端着一碗蛋炒饭走了出来,一下坐在了他的腿上,夹饭喂给他吃。这次,张光新没有拒绝,而这也是仅有的一次“破例”。

  在支教的最后一堂课上,张光新在黑板上写下“梦想课堂”4个字,让孩子们说出自己的梦想。当老师、当画家……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喊出声来,生怕说晚了,梦想就消失了。

  相聚的日子终究短暂,离别依然躲不开。“我怕我没有机会,和你说一声再见。”支教队员们返程当天,全村男女老幼排成排站在路边,挥手告别。此情此景,也让支教队员们泪眼婆娑。

  “阿哥,你一定要再回来。”“明年我还会来看你们。”

  声声呼唤,字字真情。2015年7月,张光新重返大山,只为兑现承诺。“回想起来,支教就像发生在昨天。”说着,张光新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了一张“全家福”,照片上小男孩依偎在爷爷怀中,笑靥如花。张光新说,这是这家人仅有的一张全家福,他打算今年支教时,给他们送过去。

  这几天,张光新又在筹备支教,两年的支教经历,并未打消他的热情。“今年是第三次支教了,只要条件允许,我就会坚持做下去。”说这话时,张光新抬头看了看记者,目光如炬。  

  新闻中心记者 张增辉 实习记者 马腾达

  本版照片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