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明城市道德建设

大庆职业学院教师姚伟霞育人教书的故事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珊  
添加日期: 2016-01-20

  把家里腾出一个房间,常年有学生住在那里;给学生写博客1882篇、制作视频657个;至少和200名教过的学生保持联系,谁家有大事小情都去帮忙

  一个校园里的“快乐园丁”

  姚姨、老姚、干妈、妈妈、哥们儿……这样称呼姚伟霞的,是她的学生。

  什么样的老师和学生称兄道弟,什么样的学生敢跟老师“没大没小”,姚伟霞30年的教学生涯有着怎样的欢喜快乐?记者对这个特殊的老师充满好奇。

  “喂,是姚老师吗?”2016年元旦前,记者拨通了大庆职业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部老师姚伟霞的电话。“记者?我不接受采访行吗?我怕影响和孩子们‘玩’的心情,我和他们玩得可快乐了!”电话那边笑声特别爽朗。

  姚伟霞用“玩”来形容她和学生的相处,表达她从事教育工作的快乐;用絮絮叨叨形容她对学生的体贴和爱护,她把自己比喻成“校园里的园丁”,因为她像园丁一样,一年年迎来新生,又送走一届届毕业生。

  杨景全(前排左三)时常来看望姚老师。

  1 “上课是一种快乐,我是校园里的园丁,播种快乐,收获快乐”

  “说得好”、“做得对”、“你这孩子,真贴心”、“谢谢你喜欢老师的课”、“谢谢你的椅垫”、“你这哥们儿,帅!”课堂内外,姚伟霞时常跟学生这样说话和交流,而且是以夸学生为主。偶尔也会说:“孩子,你长点心吧!别玩儿了!”

  姚伟霞告诉记者,她看过于丹的一篇文章,里面说“教师,是一种奢侈的职业”,姚伟霞对此深有感触。她30年来也一直有这样的感受:“上课,是一种快乐。”姚伟霞说,现在的教师不应该是“教书匠”,应该是“导演”,是“导游”,教师应该具有“自己有一桶水,倒给学生一碗水”的能量,更应该具有“自己有一碗水,让学生打出一口井”的能力。她一直认为,育人比教书更重要。

  姚伟霞常说:“我一向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最喜欢做的事是教书,努力把思想政治理论教学课堂变成快乐课堂。”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多年来,她积极努力,不断探索推进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教学做”一体化改革新路,努力把思想政治理论教学课堂变成让学生“真心喜爱、终身受益、毕生难忘”的快乐课堂。

  多年来,在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中,她根据高职学生特点,按照教育教学规律,坚持学思结合,知行统一,因材施教。根据不同班级学生状况,运用不同教学方式方法,因班施教,融“教、学、做”为一体,使得高职思想政治理论课讲得好,讲得活,讲得有吸引力,让学生真心喜爱、终身受益、毕生难忘。她把课堂教学安排为:纯粹的理论教学30分钟,案例30分钟,互动30分钟;每个班级写班级誓言《把握》,每个人都要写《人生座右铭》,并张贴上墙;开展3次活动——“放飞理想”、“讲讲咱爸咱妈”、“我的学业规划”;每节课要有5名之内表演的同学,表演内容是:演讲励志故事或背诵励志文章;课代表积极发挥作用。课代表团队包括:大课代表、起歌委员、朗读委员、电脑放映员、板书委员、摄影师;每节课要有20几分钟的视频材料。在每个班级电脑里,拷贝了5G的教学内容,有电影,有励志演讲,有歌曲等。要求每周晚自习放一次;每节课学生写10分钟的课堂日记,然后找同学到前面分享;学生的总成绩,要综合考察,做到课上和课下相结合,考试和表演相结合。

  姚伟霞在博客里说:冬去春来,日出日落,花飞花谢,草长瓜熟,这是园丁做的事情。我就是校园的园丁,老师在原地等候你们成功、幸福的消息!

  姚伟霞和“小四川儿”一起学习葫芦丝。

  2 “姚姨,我爷爷去世了,我的心可疼可疼了,你陪我唠唠吧”

  姚伟霞2001年9月来到大庆职业学院,一直从事教学工作。

  “说到有目的的‘育人’,应该是从2003年9月10日算起。那天,女儿黎爽考入大庆实验中学,住宿了。当天晚上,我在女儿的房间几乎一宿没睡,没出息地哭了几场,不知道以后怎么过日子了。女儿没走以前,我的生活完完全全是以女儿为中心。后来,我爱人的侄女考入了大庆职业学院,我开始培养她,把2003届学生张晶华、庞淑娟、栗翔宇等都当成自己的侄女、侄子看待。从那以后,我就上瘾了,每一届都会重点把十几个学生当成朋友、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培养。”姚伟霞对记者说。

  从那以后,姚伟霞的家里腾出了一个房间,常年有学生住在那屋,“我家每年要吃掉300斤大米、七八桶豆油,一周至少做一锅红烧肉。”姚伟霞从此成了学生们的姚姨、干妈、妈妈、哥们儿……

  “家里常年住着学生,当然要取得爱人的支持。”姚伟霞知道,同为教师的爱人,一定会理解和支持她。果然,爱人老黎的表现超出她的预料:姚伟霞不在家时,学生照样来家里吃住。

  学生们都知道,姚老师的家里有个“老黎”,到了吃饭时间,学生就去找那个又幽默又有大爱的“黎叔”,他直接把学生当朋友、当孩子了。

  “姚姨,今天你别打乒乓球了,陪我聊聊天行吗?”有一天,学生“小四川儿”请求她。

  姚伟霞忽然想起来,这几天,在家里住的“小四川儿”似乎有心事。“遇到什么事情了,跟姚姨说说!”

  “姚姨,我爷爷去世了,知道这个消息,我感觉像要昏过去了,心脏这里可疼可疼了。”“小四川儿”刚说出这句话,眼泪就止不住了。“小四川儿”的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他从小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和爷爷、奶奶感情特别深。那几天,姚伟霞感觉他的情绪不太对劲儿,但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

  “我特别自责,自己心太粗了,早就应该发现‘小四川儿’情绪不好,结果过了好几天,他忍不住找我,我才知道他爷爷去世的事情。”提起当时自己的疏忽,姚伟霞还是很自责。

  姚伟霞和“小四川儿”聊了好几个小时,跟他说:“你拿我当妈妈,想哭就哭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