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明城市道德建设

137个“大庆妈妈”和她们的藏族娃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珊  
添加日期: 2015-10-23

  9年前,采油女工朱华开始资助4个藏族孩子;9年后,朱华爱心传递协会成立,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组成助学群体,受帮助的藏族孩子越来越多

  137个“大庆妈妈”和她们的藏族娃

  ——“大庆身边好人”朱华和朱华爱心传递协会志愿者的故事

  

  朱华(后排右一)和孩子们在一起

  从大庆到青海省玉树州有多远?3000多公里。然而,137个“大庆妈妈”与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阳光福利学校的137名藏族孩子的心,却没有距离。

  “我的多扎、我的卓玛、我的扎西、我的才拉……”“大庆妈妈”朱华每提起一个藏族孩子的名字,前面都不经意地带上“我的”两个字。而这137名藏族孩子,自从有了朱华和以朱华命名的朱华爱心传递协会的“妈妈们”,有了更多来自母爱的温暖。

  为了让藏族孩子们养成讲卫生的文明习惯,为了让他们阅读到喜爱的图书,从去年开始到今年,志愿者们为玉树阳光福利学校的孩子们建起了洗漱间、图书室。目前,图书室已经有三四千册孩子们喜爱的图书,协会还给他们每个人都配齐了卫生用品,帮助学校建起保健室——文明渐渐走进这所以藏族孩子为主的乡村学校。

  10月7日,又一批满载着“大庆妈妈”深情的300多件衣物和学习用品寄往玉树,会在天冷前送到新入学的藏族孩子手中。

  朱华和朱华爱心传递协会的志愿者们,与这些孩子有着怎样的渊源?为什么她会称这些孩子为“我的孩子”?她又是怎样成为几千公里之外的藏族孩子的“大庆妈妈”?她靠什么引领上百人加入爱心助学的队伍?

  近日,记者走近这个普通的采油四厂的女工,听她讲述9年来爱心助学,从一个人的行为到团队的力量,组建爱心团队资助藏族孩子的故事。

“大庆妈妈”给孩子的一幅画。

  1 从一人到500人,从大庆到全国多个省市,爱心助学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10月7日,当大多数人在家享受“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时,朱华家的两居室里却有6个人在忙碌。除了朱华夫妇外,另外4人是朱华爱心传递协会的志愿者。

  “家里都堆爆了,到处是衣服,连卫生间里都堆满了衣服,‘十·一’假期,在家的儿子都没洗成澡。”朱华说。

  朱华是采油四厂五矿女工,回忆起当初助学藏族孩子的初衷,朱华对记者说:“虽然已时隔多年,但电视上播放的‘春蕾助学计划’公益广告里小女孩那双渴望上学的大眼睛,让无数观众印象深刻,助学计划中的那番话‘今天的女童,是未来的母亲;母亲的素质,影响未来全民族的素质’,更是让我难过不已。”

  也就是在这则公益广告的感召下,朱华加入了“春蕾助学计划”,并开始通过网络了解如何帮助贫困儿童,进行捐资助学。

  2006年的一天,朱华在浏览一个公益网站时,看到藏区许多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因为贫困而辍学。朱华决定,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们。就这样,在家人的支持下,青海玉树的多扎、才拉措吉、吾金卓玛、贡保扎西4名藏族儿童成为朱华的“孩子”。

  从那时起,朱华心中有了一个目标:把包括自己儿子在内的5个孩子都供上大学。她预算了一下,5个孩子的培养费用加起来至少需要10万元。当年,朱华的月收入才2000元左右,“10万元”这个庞大的数字让她更加精打细算,在日常生活中能省则省,能不花就不花。

  朱华藏区助学的事,在她的朋友和同事中慢慢传开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藏族失学儿童。2012年3月,在朱华所在厂矿的支持下,朱华爱心传递协会正式成立。

  如今,朱华爱心传递协会已有500多人,会员里不仅有石油工人,还有企业家、机关干部、教师、打工者和许多爱心人士。会员遍及黑龙江、青海、吉林、北京、上海、杭州等省市。

  因为当地冬天雪大,孩子们上学得在雪地上行走,鞋子特别容易湿,2012年底,朱华爱心传递协会为藏族孩子寄去了246双棉雨靴。

  从一个人的助学之旅,发展成500多人共同帮助藏族孩子求学的群体,朱华爱心传递协会的力量在一天天壮大,受帮助的孩子越来越多,朱华最大的愿望正在一天天实现。

  朱华爱心传递协会会员在为孩子准备邮寄衣物。

  2 来到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走访7个藏族家庭,原定20个资助计划,却拿回51个贫困家庭资料

  2012年3月,朱华爱心传递协会成立后,朱华感觉压力更大了。“协会那些爱心志愿者,在给孩子们捐助时,不留姓名,每次给孩子们写信,落款只是‘大庆妈妈’或‘爱你的爸爸、妈妈’,他们的助学活动都是占用业余时间做的,而且每个人都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因为他们只愿意奉献出自己的爱心,不图名,不图利,这让我特别感动,更希望他们捐出的每一分钱都用在真正需要帮助的藏族孩子身上。几年来,我一直是通过网络上的爱心志愿者,跟玉树州囊谦县才仁闹布校长以及学校的老师了解孩子们的情况。因此,我和丈夫决定去玉树看看那些被资助的藏族孩子的真实情况。”朱华说。

  2013年11月,朱华和丈夫来到海拔5200米的青藏高原。朱华在日记中写到:“才央曲忠,全家12口人,晚上,家里的小孩子们和爷爷奶奶挤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小屋里;公桑措毛,一年级,妈妈带着两个孩子靠挖虫草生活;代青旺毛,孤儿;昂旺美久,全家14口人,爷爷奶奶体弱多病,需要大量的医药费,兄弟姐妹10人,6个在上学;扎西达瓦,10口人,6个孩子上学。”

  玉树州囊谦县阳光福利学校的才仁闹布校长,跟朱华几年来都是电话或者网上联系,这次玉树相见,才仁闹布校长拿出51份贫困家庭孩子的资料,请求朱华团队帮帮这些孩子。按计划,朱华要代表朱华爱心传递协会从两所学校挑选20个贫困家庭孩子进行资助,可才仁闹布校长代表一所学校就交给了她46份资料,并恳求她一定要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原本,她想从推荐的众多孩子里通过家访筛选出一部分,但做了才央曲忠等7个孩子的家访后,朱华难受得实在做不下去了。

  在才央曲忠家,才央曲忠10岁的弟弟问朱华:“老师,老师,玉树大还是青海大?”朱华顿时有说不出的感觉。她说:“青海是省,玉树是州,省比州大。你来上学吧!大庆的妈妈们会一直资助你,到你上中学,上大学,读研究生,都会有大庆妈妈支持你。”

  才央曲忠家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5个孩子,他们住在只有两个房间的砖瓦房里,5个孩子都没有上学。这些可怜孩子的家庭及生活状况,再次冲击着朱华的心。她最终决定,把51个孩子的资料都带回来,拼尽全力帮他们找到资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