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化产业改革探索

培育演出市场还得接地气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珊  
添加日期: 2015-09-30

  原标题:大庆演出市场企业化运营五年,演出二百余场,票房收入600多万元。从找企业买单到如今市民愿意自掏腰包买票看演出,这种文化消费观念是如何转变的?本报专访大庆文体旅集团市场信息部经理刁书滨——

      培育演出市场还得接地气

      演出归根结底是一种市场行为,老百姓不待见的东西是卖不出去的。当然,演出市场也是培育出来的,你不引进好东西,市民的欣赏水平也不会自行提高

  刁书滨,大庆文体旅集团市场信息部经理,“70后”,致力于大庆演出市场的培育。

  爱尔兰的踢踏舞项目,在大庆光散票就卖出了一千多张,一些票房指标比很多大城市甚至直辖市都好。

  如今大庆家长更加关注孩子艺术情操的培养,这场《难忘的记忆》俄罗斯红旗歌舞团中国巡演首场,大庆歌剧院座无虚席,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的。

  5年的时间,大庆演出市场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从票不好卖到如今大家愿意买票走进歌剧院。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来庆演出时,很多大庆人陪着父母重温经典。

  ●从2010年起开始市场化运作,最大的感触是票不好卖。

  ●有些人即使你给票,他们很可能也会把票扔一边不来看的。

  ●在我市,最好卖的票是儿童剧和朝鲜族的歌舞剧。

  ●大庆演出市场目前处在一个上升的趋势,从过去一场百八十个人买票,到现在做好了一场能有五六百人到七八百人。

  ●市场的培育是势在必行的,作为一个文化经营者,应该坚信,文化产品会得到大多数人的高度认可和尊重,艺术家不应该到处求企业去为自己的产品买单。

  从2010年起,大庆演出市场开始企业化运营,培育大庆人在文艺演出方面的消费观念。这五年间,我市有演出二百余场,票房收入600多万元。从找企业买单到如今市民愿意自掏腰包买票进歌剧院,不可不谓是很大的进步。

  随着9月11日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演出开始,大庆文体旅集团市场信息部和大庆歌剧院又开始忙碌上了。偷个空儿,刁书滨在办公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告诉我们这种变化是如何取得的。

  记者:你做演出市场推广五年多了,有什么感受?

  刁书滨:往远点儿说吧。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候多数演出还像计划经济那样,按政府的需求排演一些剧目,当时也提出并尝试过市场化,但大多数项目最终还是靠政府买单或者是政府的项目做一些社会化的推广,买票的很少。

  自从2007年歌剧院落成,大庆歌舞剧院(文化集团的前身)负责经营。当时有一些社会上的演出机构举办过几次商演,大庆算是有了卖票的基础。2009年,我们收回来自己经营,一方面为了满足自己单位的演出需求,另外也是为了更好地培育市场。从2010年起我接手之后,开始了市场化运作。由于缺乏相关经验,两年下来做了十多个项目,一半儿略有盈余,一半儿是亏损的。最大的感触是票不好卖。

  记者: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国家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李心草先生来演出,大庆观众的热情着实让他既感动又无奈。“有位老大姐组织了很多人来看我演出,她告诉我说,她家全国各地的亲戚都被她请来了,这让我感动不已。但接下来的话就让我有些尴尬了——‘你看,你能不能给整两张票?’——当时我真无言以对了。”李心草告诉记者,除了他们自己团的演出或者同行邀请的学术交流活动,他都会买票看演出。他在北京也碰到过要票的情况,他都会自己出钱买票再送出去。“大家都知道票是李心草自己掏钱买的,也就没谁再要了。”李心草说。

  刁书滨:这种情况我太了解了。一旦我们引进有影响力的演出,我的电话基本上就要被打爆了。比如我们办的杨丽萍全国巡回演出,我一天能接上百个要票的电话。能顶住的我就坚决不给,实在没法拒绝的我就领着他们到售票点去,自己掏钱买给他们。说心里话,这些人里的大部分人根本不是想看舞蹈,就是为了追求个面子。你算笔账,假如一个人买两张180元的票也就是360元,如果找个差不多的饭店请我吃顿饭,这360元肯定下不来。但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呢,一弄就张罗着要在哪个大饭店请客,我直接回绝他们说,“有请客的钱够买票的了”。其实,有些人即使你给票,他们很可能也会把票扔一边不来看的。这都有无数个例子证明过的。过去那时候发票,往往一场戏派出一千多张票,也就能来二三百人,演出开始不大一会儿,就变成百八十人了,中间休息过后,回来的很可能是二三十人了。

  记者:你们也会做些活动送票啊,比如与我们合作请一百位老会战看《智取威虎山》,还有《鲜儿》的票也通过我们送了一百张,最近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你们也邀请了数百名现役和退役的军人看演出。

  刁书滨:送票是有条件限制的。老会战为建设这个城市付出了青春和汗水,他们都爱看戏,请他们看戏谈不上是报答,应该是一种回馈吧。至于请解放军看演出,我觉得我们还送得不够,如果经济条件允许的话,每年请解放军看十场八场的都不多。送《鲜儿》的票是通过媒体提高我们的知名度,很多时候有些人甚至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不知道我们引进了什么样的剧目。除了和你们合作,我们也有自己的微信平台,每次演出我们都会通过微信平台发布消息,然后随机抽出一些热心粉丝,送给他们免费的票。这些人都是有观看愿望的,是真正的观众,如果不爱看的话他们是不会关注报道或者微信平台的。并且,我们经常会通过平台做一些调查,那是我们一个可靠的数据来源。

  记者:你觉得怎样才能把票卖好?

  刁书滨:我们曾经请专业的调查机构做过统计,在我市,最好卖的票是儿童剧和朝鲜族的歌舞剧。大庆有很多朝鲜族市民,他们本身能歌善舞,又关注本民族的演出。至于儿童剧,那就不用说了。以前,我们的票价定得比较高,后来算算,让一家三口人拿出一千元去看一场剧实在有些为难,文化输出不接地气是不行的。现在我们做到一家三口看一场剧150元,这就比较合理。价格下来了,很多要票的人都觉得张不开嘴了,自然就去买票了。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上升的趋势,从过去一场百八十个人买票,现在做好了一场能有五六百人到七八百人。

  记者:成本是固定的,你们怎么能够降价呢?

  刁书滨:这几年,我们先后加入了中演院线、保利院线、北方联盟、长三角演艺联盟这些平台,我们还是中国国际演出院线联盟发起单位之一,他们每年都能提供大量质优价廉的项目供我们选择。

  另外,同样是一场演出,成本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芭蕾舞剧,这个艺术团可以是俄罗斯的,也可以是美国的,还可以是塞尔维亚的,这几个国家的价格就不一样了。还有,他们到国内巡演和单独引进的价格也是有很大差别的。到国内巡演,国际差旅费就可以由多家城市平摊,成本就会低很多。再有,就是尽量做城市巡演的最后一站,因为他们演一圈下来,对中国的演出环境多少会了解一些,成本也会相应低一些。这个还是收到了成效的。像爱尔兰的踢踏舞项目,我们光散票就卖出了一千多张,比很多大城市甚至直辖市都好,除了表演者有号召力,另外就是价格有优势。今年三月份做的大连话剧项目,票价从60元到120元不等,这个票价甚至比他们在本土演出的当地价格还低。做演出项目,圈子和社交很重要,你做时间长了,有一定的口碑和可信度,大家就都愿意把项目给你,也愿意接你的项目。一来二去,价格也会相对便宜一些。

  另外,我们也和一些剧团谈票房分账。如果剧团对自己的项目有信心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在演出之前不收钱,直接约定一个票房分账的比例。我们的票都是可以统计的,大家数票数钱然后再分钱就可以了。这样,我们虽然收益会降低一些,但成本也降低了很多,风险降低得更多。演出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涉及到创作者、表演者和演出机构以及衍生产品的经营者等,任何一方利益诉求过高,就会给另一方带来沉重的负担,市场将会失去平衡。分账模式将双方捆绑在一起,有利于平衡各方利益,建立符合市场需求的良性价格体系。

  记者:有些好的项目,因为价格的原因放弃,是不是会很可惜?

  刁书滨:这个问题不仅你想到了,很多剧院也都提出过。文化部产业司主办的2014年剧院管理职业经理人培训班第一期班上,就有很多人提出要国家给予更多的资金和政策的支持。他们看到的比如保利院线、中演院线,地方政府匹配这些院线的资金每年不少于900-1500万元,他们的运营成本也就在600万元左右,剩下的钱就可以做演出项目,这些钱会非常充裕。像我们这些地方的院线,政府也有匹配资金,但一般都倾斜到演出的生产单位了,院线这边实际上是零投入、零资金在做项目。

  我在学习班上做典型发言的时候提出,有钱能做项目,那没钱到底能不能做项目?一样也能做项目。我们的硬件都是现成的,执行人员的费用政府一般都承担了,其他的费用也就是演出成本了。比如一个团体的演出和地接的费用达到七八万元,投放到市场上只能收回两三万元。这些院线想多要点儿钱,无非就是想填补这个亏空,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一些,这些想法没有错,但它不是市场化运作,还带有浓厚的政府色彩,这也不是国家所预期的结果。我们经过实践得出的方法是以小博大、以小养大。我们平时主要做一些小项目,这些小项目投资小、风险小、见效容易,一场能收入个万八千元钱的,我们干个十场八场小的,攒十来万,就能拼出一个大项目来。

  我提出来后,有少部分人表示理解赞同,这些人都是一些私营的演出机构,他们比我们更加艰难,他们没有场地,执行人员都是雇来的,必须要保证演出效益。他们都能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只要做就比不做强,做了就有机会发展。

  记者:这样做,利润就得不到保证了。

  刁书滨:我们虽然是企业,但也承担了一部分社会公益的责任。市民的欣赏水平都是培养出来的。咱们大庆和大城市比不了,咱们加上县区才三百万人口,哈尔滨仅仅是市区的常住人口就达到了八百万。人口基数不一样,票房的好坏也会受到影响。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奠基的 工作,给大庆的市民培养一个买票看演出的习惯。咱们这么说,在奥地利的维也纳,每个人如果不会两三样乐器,会被人瞧不起。我的理想就是,在某一天,大庆人一年如果不看个三五场文艺演出也会觉得缺点什么。到那个时候,我想咱们大庆的演出市场就算培育成熟了。估计,这也是我和未来我的继任者以及所有从事文化演出的人的共同梦想吧。

  市场的培育是势在必行的,作为一个文化经营者,我坚信,文化产品会得到大多数人的高度认可和尊重,艺术家不应该到处求企业去为自己的产品买单。

  记者 马玉龙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