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社会宣传先进人物

薛驰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陈硕  
添加日期: 2015-07-29

在黑暗中,向着梦想奔跑

薛驰按摩连锁机构总经理 薛驰

各位领导、朋友们:

    大家好!我叫薛驰,视残1级,就是眼前什么都看不到,1977年出生于黑龙江省铁力市,目前在让胡路区从事中医按摩工作,靠着一技之长自食其力,现已开设了4家按摩诊所,用我的一双手,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少年不幸,光明远去,梦想犹存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从小也备受父母宠爱。小时候懂得不多,但却有一个简单的梦想:上大学,做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然而这时的我却不知道,命运给我准备的沉重考验即将到来。

    1988年正月初四,千家万户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中,我人生的痛苦却开始了。一根鞭炮炸伤了我的左眼,使我失去了左眼视力。为此我痛苦万分,却也暗自庆幸:还能用右眼看到光明,继续圆我的大学梦。从那以后,我用仅有的右眼坚持学习,不肯放弃。每天下课,同学们都冲出门去玩耍,我却总是第一个冲到讲台上擦黑板,为的就是可以把黑板擦得更干净些,让老师写的板书更清楚些……

    凭着这股毅力,我坚持读完了初中和高中,在此期间,我先后接受了6次手术,然而非但左眼没有治愈,右眼也受到感染,逐渐模糊。高中还未毕业时,命运给了我更大的打击——我的双眼彻底看不见了,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光明,我的理想、我的希望,一夜之间,似乎全部破灭。

    我该何去何从?

    失明后,父母劳作更加辛苦。爷爷已经快70岁了,却还要和年轻人一样出体力装卸木头。我深知他们是想为我这个或许未来已经没了着落的孩子攒些积蓄。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无奈和疼爱,但他们越是这样,我越是痛苦,内心也更加挣扎。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不甘心成为家庭的负担,不甘心从此走到哪儿,要么被人指点,要么接受别人的同情怜悯。

    眼可以盲,我的心,绝不能盲!我告诉自己:心不能死!

    和着眼泪,我慢慢放下痛苦和迷茫,迈出了对抗命运的第一步——自学盲文。学盲文的前一天,我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哭了几个小时,我的嗓子也是那时候开始哑的,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盲文,对我这个曾经爱好书法、会写毛笔字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讽刺?硬笔书法获得全校竞赛第一名的我,从此却只能依靠这凸凹不平的盲文,还要把心爱的毛笔换成锥子,我无法不难受,我怎能不难受?

    痛哭一场之后,我知道,必须擦干眼泪,重新拿起锥子。凭着毅力,仅用了三天时间,就学会了盲文。失明后,我常对自己说:“如果你自己不能行动,你就会失去自由。”我知道,老天在我的眼前永久性地挡上了一块黑幕,可它挡不住我继续追求梦想的脚步。

    光明虽已远去,梦想犹在我心。

    寻路之旅,风雨坎坷,自强不息

    未能参加高考不但是我终生的遗憾,更将一个问题摆在我的眼前:想要自力更生,必须学习一技之长,才能养活自己,才能不变成亲人的负担。众所周知,适合盲人的工作并不多,最终我选择了按摩。

    从此我踏上了自强之旅,1996年到2000年,我先后去哈尔滨广播电视大学、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学习按摩。功夫不负有心人。1998年,经过系统学习,我拿到了《全国保健按摩师资证》,当时全国仅有300人有这个证,这让我信心大增,自己创业开店的想法开始萌芽。

    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大庆。这座城市有着光荣的创业传统,有着耀眼的铁人精神,还为我这样的残疾人提供了优越的政策环境……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创业热土啊!

    “一息尚存事业心,风雨坎坷腰不折,汗水化作光环路,不出成绩死不惜。”在来大庆的路上,我写下这首诗作为对自己的鼓励,下决心在这个城市扎根,不做出成绩决不罢休。

    在让胡路菜市场旁边的胡同里,我租了一间18平方米的小屋,狭小的空间只能放下三张床,而我已经很满足。

    创业,对我这样的盲人来说,是双倍的艰辛。苦,是必经阶段。我的亲人都不在身边,工作之余,洗衣、做饭都要自己动手。患者多的时候,我连水都喝不上一口,更不要说吃口热乎饭了。房子采暖不好,冬天屋子四处结冰,做饭时煤气罐底下得放半盆热水;没有洗衣机,每天用完的按摩单我必须用双手去搓洗,经常是洗一次床单我就像洗了个澡。苦,可我从没抱怨过,谁生下来就一帆风顺?谁在创业初期不经历磨难?我受过顾客刁难,还曾被顾客欺负眼盲看不见丢过钱,但我把这一切都看作考验,我遇到过挫折和坏人,但身边更多的好人给了我更多的温暖,我很幸运,我不抱怨。

    我喜欢和顾客聊天。在交谈中,我了解社会,学习新知,顾客也喜欢我的热情开朗,愿意向我倾诉他们的心事和烦恼。就这样,不到一年,我的顾客达到几百人,生意越来越好。一年后,我扩大了店面,还招聘了3名盲人员工。我治好了有多年遗尿史的儿童,为上百名腰间盘突出和颈椎病患者解除了病痛,我不但养活了自己,还给别人带去了健康和快乐。这时,我深深感到,我不止没有白活,还可以活得很精彩!

    一个人可以看不见,但不能没有眼界。眼界有多高,事业就有多高。从事按摩第一天起,我就没有停止过学习。2003年,我有了自己的电脑,并安装了语音读屏软件。我是大庆市第一批用电脑上网的盲人,从中国中医按摩网、养生保健网、家庭医生网上下载了相关书籍1万多本。2007年,中国第一代听书机问世,我立刻买了一台,将所有资料存进去转成语音,只要一闲下来,我就听学相关知识。

    为了学习更先进更前沿的按摩技术,我还去北京、哈尔滨、沈阳等城市进修。通过系统学习,我的疾病辨证认识和触诊能力都得到很大提升。在《中国按摩与康复医学》《健康之路》等杂志上发表多篇论文,并被中国针灸推拿协会、中国脊柱病协会、中国盲人按摩学会吸纳为会员,担任了黑龙江省反射疗法协会团工委书记,成为这个协会唯一的盲人成员。

    有位患者曾为我写了一幅对联:眼盲看透千经万络,手力揉开百结十淤。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我曾经磕掉过门牙,也曾掉进过下水道,但我没有气馁,我相信别人能做到的,盲人通过努力也能做到。就靠着这种不服输的劲儿,我的按摩店逐渐从不到20平米扩大到400平米,由1家发展到4家,先后吸纳了50多名下岗失业人员和残疾人就业,为数以万计的患者解除了病痛。2012年,“薛驰按摩连锁”成功注册了国家级商标,我选定了一双手托起一轮弯月的图案作为标识,我的想法很简单:盲人,可以用双手托起黑夜里的光明。

    有人问我,你这些年给多少人按摩过?我只能摇头,真的数不过来。每天从早上开门就开始按摩,一直到晚上关门才能休息,哪里还有时间去数这些?我只知道,为那么多人解除病痛,带去健康,才是我莫大的骄傲。

    忆苦思甜,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我在大庆安了家,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还被大庆市推选为全省百名残疾人和全省残疾人自强模范,被推选为市残联主席团副主席、市盲人协会主席。但是,我并未因为自己小小的成绩而得意忘形,因为我知道,大庆还有很多盲人只能待在家里,他们没有勇气迈出家门,去感知世界的多姿美好。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我就想起创业过程中给予我帮助的那些人,社会对我如此宽容善待,我该用我的心、我的手,去为这个社会、为那些和我一样需要帮助的人做些什么。

    我为自己找到了最新的梦想——让更多的盲人、残疾人走出家庭,勇敢迈入社会,融入社会,自食其力。在市残联的支持下,我们每年都组织盲人开展“盲人按摩交流培训讲座”“盲眼看世界”等活动,带领盲人“参观”博物馆,“看”电影,让更多的盲人开阔眼界,多见世面。

    52岁的吕江宁也是个盲人。2010年的一次残疾人代表大会上,我遇到了他,并询问他的近况,得知他的孩子正是用钱的年纪,可是家中收入太少,夫妻两个总是难免口角。我想了想说:“那跟我学按摩吧,免学费。”一年后,他有了开店的能力。现在,他的店每个月收入不少,夫妻再也不吵架了,儿子也结了婚,一家人幸福和睦。

    来自哈尔滨的李遵峰早年免费给人按摩,但却无人问津。他来到我的店里说:“你不用给我工资,我就跟你学按摩。”我答应了,倾囊相授,把所有的看家本事都教给他,还按月给他发工资。后来李遵峰回到哈尔滨,月收入5000多元,有名气了,日子也富裕多了。

    几年来,记不清有多少次,帮了多少人。我的按摩店培训过40多名按摩师,在市残联担任盲人按摩指导中心授课教师,培养了上百名“盲人保健按摩师”,他们中能独立开店的,我又帮助他们分别在让胡路、大同、杜蒙、林甸等地开起自己的按摩店。有些人学成之后去了北京、哈尔滨、青岛等地,不但自己开店,还聘请和培训了其他盲人按摩师,带动了更多的盲人就业。

    纪伯伦说过:“我品尝过的每一杯苦酒,即使残渣剩物也甜蜜,我攀登过每一座高山后,都到达了绿色的平原;我迷失在夜雾中的每一位朋友,都在黎明中找到了曙光的道路。”经历过心灵和身体的痛楚后,我希望用双手,给更多的人带来健康幸福,希望帮助更多的盲人走上自立自强的道路,让生命充满阳光。

    我觉得,我做到了。

    刚失明的时候,我曾经抱怨过命运的不公,但是我现在却认为不管命运有多么坎坷,多么艰难,它也不会把你逼上绝路。只要心中有光明,希望无处不在。在这个全民创业的大好形势下,我踌躇满志。我想建一个盲人中医推拿养生网,为盲人传播知识,宣传店面;我还想创建一个健康服务中心,开多家连锁店,安置更多的盲人就业,努力地回报社会。

    我知道,这些不会只是我的一个梦想,因为在黑暗中,我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在黑暗中,梦想已绽放出灿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