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明城市道德建设

奚艳娇五年省吃俭用 只为帮助贫困儿童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石 晶  
添加日期: 2014-09-03

虽然不富裕,但我要尽力

——社区工作人员奚艳娇五年省吃俭用,只为帮助贫困儿童

    有一个人,连续5年坚持不懈地资助贫困儿童。乍一听说这样的事,多数人会认为这是一位收入不错、有爱心、有精力,也有能力帮助贫困儿童的富人。可是,记者采访的这位好人,却是让胡路区银浪社区连心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奚艳娇,每月收入只有千元左右,孩子只有4个月大。

    因为产后休息不好,奚艳娇现在上楼会觉得腰疼。居委会的同事都说,她是一个既负责任又热心的人,小区里的居民也都很喜欢她。

    从贫困中走出来想帮助依然贫困的孩子

    2009年的一天,奚艳娇和朋友吃饭,当时有人提议:“咱们现在生活越来越好了,得想着回报社会,去帮帮那些有困难的孩子。”奚艳娇的朋友,大部分出身农村,家里特别困难,靠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大家都知道没钱的日子有多么艰难。所以,这个人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小时候,我家里就很困难,念到初二时,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钱就辍学了。我尝过那种因没钱而上不了学的滋味儿,尤其是看到别人家孩子背着书包从自己面前走过,撞墙的心都有。”

    奚艳娇和朋友们决定亲自去考察,他们要把自己的钱用到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身上。

    第一站是林甸的一个村子,奚艳娇遇到了自己捐助的第一个孩子——邹立强。

    奚艳娇说,第一次到邹立强家的时候,大家都震惊了。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连基本的家用电器都没有,仅有的一个灯泡连着电线,悬挂在屋子的正中央,几个破烂的柜子也横七竖八地堆放在屋子里。看到这样的场景,奚艳娇特别难过:“我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家会这么穷,那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奚艳娇决定资助邹立强。

    那一次,她和朋友们一共捐助了十几个孩子,每个人1000元钱。

    后来,他们又去了拜泉县等县区寻找贫困孩子资助。从2009年到现在,奚艳娇一行人究竟帮助过多少个孩子,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除了平时给孩子们的衣服和钱以外,每学期开学前,奚艳娇都会拿出1000元钱,和朋友们一起给有需要的孩子们交学费、学杂费。学校看到他们的善举,也主动减免了贫困孩子的部分费用。

 

    

    自己的生活并不富裕,很多人都不理解她的做法

    奚艳娇的工作没有编制,每个月扣除“五险一金”,也就剩下一千元左右。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帮别人,周围的人不理解,这其中也包括她的妈妈。

    说到这儿,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妈知道后特别反对,她觉得以我一个月那么点儿钱,这样下去自己都需要别人救助,哪有钱帮助别人呢?而且,我家里很多亲戚现在还生活在农村,他们的生活也并不富裕,我妈觉得如果非要捐,不如先帮帮自己家里人。”

    其实,同样的疑问,记者心里也有,但是奚艳娇的一番话,却说服了记者。她说:“你们是没有去那些孩子的家里看过,不知道他们的日子有多苦。他们中间有很多人,父母都丧失了劳动能力,有的甚至连饭都做不了。别人家的孩子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去上学,他们却要干活儿养家。有时候离远了看,根本就看不出那还是一个小孩儿,好多次我都以为那是一个老头儿。”她一边给记者翻看她救助过的贫困孩子的照片,一边说,“再说了,大人受点儿苦那没啥,孩子不一样,绝对不能耽误他们上学,误了他们的学习,就等于误了孩子的一生。”

    奚艳娇的做法最终也感动了母亲,今年53岁的母亲也会和她一起去看望孩子们。奚艳娇说:“有的孩子连件冬衣都买不起。去年冬天过年的时候,我和我妈买了10件羽绒服,还把一些社区收集的衣服给他们送去。”

    金钱上的资助只是一个方面,我更关心孩子们的心理成长

    母亲能支持她的做法,那么她的老公呢?毕竟现在两个人上有老、下有小,每个月的花销也不少。

    听到记者提起老公,奚艳娇脸上的幸福藏都藏不住,她调皮地反问记者:“你说,要是没有老公的支持,我能坚持这么久吗?”

    原来,她的爱人也是一个热心肠。奚艳娇说:“我老公也出身农村,家里条件不好,他不仅要自己打工赚钱交学费,还要供弟弟读书。”

    奚艳娇的爱人正是因为看到她的这份爱心才爱上了她。现在,他在一家国企上班,每个月收入稳定,两口子平时也不乱花钱,攒下钱就去帮助那些孩子们。

    不仅仅在金钱上给予孩子们帮助,奚艳娇更关心孩子们的心理成长。去年过年之前,奚艳娇特意将孩子们接到大庆住了几天,领他们参观铁人纪念馆、科技馆,还特意带着他们到一中和实验中学看看,鼓励他们好好学习,以后考好高中、好大学。

    今年中考之前,奚艳娇和朋友还特意请了一位北京的励志师来给孩子们上课,让他们不要紧张,正常发挥。

    这些孩子平时考试考好了,都会主动给奚艳娇打电话,每次她都是看见号码之后就挂了电话,再打回去。

    奚艳娇说:“这些孩子早就成了我的亲人,我很惦记他们,平时他们不上课的时候就会和我联系,说说自己的学习情况、父母的身体状况啥的,女孩子也会和我分享她们的心事。虽然他们都叫我阿姨,但是我经常感觉自己就是他们的妈妈。这件事,我会一直做下去,这也是给我的女儿做个榜样,以后我也要让她去帮助更多的人。”

    实习记者 于瑛琦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