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文明新风先进人物

[五面红旗]薛国邦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馨予  
添加日期: 2013-11-27

油井的主人

——记著名的“五面红旗”之一——薛国邦

  石油大会战,也许你已经知道得很多了;然而,你是否知道:是谁在我们大油田上接管了第一口油井,创办了第一个区队油田“地宫”,建起了第一座“六好加热炉”,为第一列车原油外运生产出足够的原油?他,就是闻名全国石油工业战线的模范标兵薛国邦。 

    第一口油井 

  1960年3月份,32岁的薛国邦领着他的采油队,告别战友,离开玉门油矿,风尘仆仆地踏进了千里征途,参加松辽石油大会战。4月,伴着和煦的春风,生产试验区的第一口油井——萨66井完钻了。振奋人心的消息,立刻传遍了草原,沸腾的草原更加沸腾了。

  这一天,薛国邦和他的采油队来到了井场,他们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接管了油田上的第一口油井。薛国邦站在采油树旁边,双手紧紧地握着闸门的手轮,心里激烈的跳荡着。他慢慢地开着闸门,屏住呼吸,两只眼睛盯着前方的出油管线。

  “呜——”,随着蕴藏在地下的天然气拼命地吼出的第一声,原油像喷泉似地涌出管口,散发出强烈的油香,沁人肺腑。这时,薛国邦兴奋极了,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线,爬在额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凭着20多年的管井经验,望着眼前的大草原,他高兴地说:“这个地方也是大油田,井也是高产井,咱们甩开膀子开吧!”

  为了扎扎实实的管好这口油井,取得“四全四准”资料,为国家生产原油,无论是白天,还是漆黑的夜晚,薛国邦总是在采油树跟前转来转去,摸摸这儿,听听那儿,看看压力,分析记录下来的数据。若是遇到风天雨天,更是放心不下,一时蹲在“采油树”旁凝神静听着可疑的声音,一时又聚精会神地观察井口压力的变化。薛国邦16岁就到玉门油矿,管过无数的油井,对油井的脾气摸得像自己10个指头那样清清楚楚。可是,新的油田、新的油井给他带来了新的困难,一切都要从头摸索。有时,他也为判断不了油井情况而苦恼过。然而,共产党员的顽强意志,发展壮大祖国石油工业的雄心,支持着他顽强刻苦地摸索和总结管井经验,虚心向技术人员学习,严肃认真工作,成为油田上第一口油井的主人。

  一天,油井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油产量直线下降,半天还找不出原因,大家有些心慌了,薛国邦也急得满头是汗。他竭力抑制自己内心的不安,站在“采油树”跟前,侧着身子,静静地听着出油的声音;蹲下观察套管压力;走上清蜡操作台,看看油管压力;又跳下操作台,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土油池边。油嘟嘟的间歇喷着,他注视了半天,心里倏地亮起来,崩紧的脸也豁然开朗了。

  他把大家找在一起,先听了大家的意见,然后说:“这么大的高产井,不会不出油。压力没变化,出油声音也正常,一定是地面管线堵塞了!”

  大家一听有道理。

  “那好,咱们立即行动!”薛国邦一马当先拿起管钳,大家一起动手,不一会儿工夫就卸开了管子。果然,是地面管线结了硬蜡。故障迅速排除了,油井又恢复了生产。

  大庆油田就是从薛国邦接管的这第一口油井,首先取得了20项“四全四准”的资料,准确地掌握了油层情况,为石油大会战的全面展开创造了条件。  

    第一列车原油  

  1960年5月,大会战序幕揭开了。广阔的油田上,井架成行,钻机发出隆隆响声,奏起了高速度、高水平开发大油田的战歌。

  为了使生产出的原油早日支援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大会战领导小组发出了响亮的号召:“六一”外运第一列车原油。这项光荣的任务,又落在了担任采油一区队队长薛国邦的身上。

  工期短,任务重,但是泰山压不倒硬汉子。薛国邦一想到祖国人民不久将要看到大庆油田生产的原油时,浑身充满了力量。

  在萨37井,薛国邦和他的采油队经过几个昼夜苦战,铺好了管线,又安装好了锅炉。水泥车来到了井场,泵机飞快地转动着,把原油打进了油库。胜利激动着每个人的心弦,但是,这仅仅是胜利的起点,要保证安全输油,更艰难的道路还在后面呢!

  北国的5月,天气还是相当寒冷,而且大庆的原油凝固点高,必须把原油池里的原油加温、化开后,才能装车。5月27日夜晚,气温突然急剧下降,土油池里的原油变得愈来愈稠,蒸汽盘管又到不了油池中间。水泥车的泵机打不动稠油发出了哼哼的叫声,压力逐渐上升,“不行了,打不上油来了!”水泥车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头焦急地喊着。大家站在油池边上也急得要命,因为时间越来越紧,离“六一”只剩几天了,油打不上来,任务如何完成呢?

  “今晚任务紧,天气冷,油池大,蒸汽压力小,熔化的油满足不了泵的进口,要完成任务必须下油池!”说完薛国邦第一个奋不顾身地跳进油池,赤手拉起蒸汽盘管,在油池中来回移动着。

  “队长,你腿有关节炎,快上来!”工人几乎一齐喊着。

  在没腰的油池里,薛国邦浑身上下沾满了原油,寒风吹来,冰冷刺骨。腿麻木了,蒸汽盘管把手烫破了,他仍坚持着,坚持着……原油的温度终于升高了,水泥车的泵机又和谐而有节奏地响起来。

  4天4夜的激战,薛国邦忍受着关节炎的疼痛,片刻没有离开井场。大家为他的健康担心,劝他,拉他,但他始终不肯离开。最后没有办法,以党总支的名义决定他回队休息,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井场。

  6月1日,人们渴望的日子终于到了。这一天,薛国邦很早很早就跑到了火车站。他望着那披着节日盛装的21节油罐车,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8点45分,这是一个难忘的时刻,乐队高奏起“社会主义好”乐曲,在一片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满载着原油的列车徐徐开动。薛国邦频频地向着远去的列车招手,乐得连嘴都闭不上了。  

    第一个区队油田“地宫”  

  1960年7月初,高速度高水平地开发大油田的第二个战役开始了。要开发好大油田,必须进一步弄清油层情况,充分认识和掌握油田生产规律。薛国邦想:“要掌握油田的变化规律,不仅要管井口,还要管到井底去,才能作油田真正的主人!”可是,怎么样能管到井底去呢?就在这个时候,会战领导小组提出了“大办地宫”的号召,给他指明了方向。

  “地宫”怎么办?办成个什么样子?薛国邦开头觉得有点不知从何下手。他想起了部首长的指示:办地宫要发动群众,要工人自己动手来搞!他的心豁然亮了。召开全区队大会,传达了上级关于大办“地宫”的指示。一个大办“地宫”的群众运动开始了。

  隔了不几天,薛国邦在一口油井上搞出了第一个“地宫”试验田。

  8月7日,油田夏末秋初的早晨,区队各个油井的采油工人们怀着新奇、兴奋的心情,前来参观油田上的第一个小型“地宫”。

  在小型“地宫”里,有井史资料、井身结构图、综合记录和采油曲线等资料。有地面情况,也有地层情况。有的工人在参观之后说:“过去找资料东跑西颠还凑不齐,现在一进‘地宫’就能找到,可方便多了。”还有一个工人风趣地说:“原来油层就这个样子呀,过去看见地质员一个人搞,好像挺神秘似的!”他这句话,引得大家一阵哄笑。

  “这个地宫还很简单,不够全面,需要大家充实内容,使它更丰富。”薛国邦停了一下对区队的同志们说:“大家要积极行动,井井办起‘地宫’,我们要争取第一个办起区队油田‘地宫’!”他到处奔跑搜集资料,召开了井队技术员和攻关队员会议。怎样办好第一个区队油田“地宫”?无论吃饭走路,他总是绞尽脑汁地想点子。一天,他望着墙上的奖状,心里一动,“用木板做一个扁匣,两边镶上玻璃,中间板隔起来,装上几根玻璃管表示油井,用带有颜色的木屑表示油层厚度……”于是,一个立体的油井模型产生了。

  胜利永远属于敢想敢干的人,第一个区队油田“地宫”办起来了。

  8月21日,是这个“地宫”开放的日子。石油部领导也参加了开幕式。

  “地宫”内陈列着巨幅的油层对比图,从图上可以看出油层的分布情况、油层厚薄和物理性质;两排试采井的立体模型,不仅反映了油田的地面流程,而且将地下油层情况展示在观众面前;每口井都有井史井身结构图和采油曲线图。通过这一系列的模型、图表、资料,整个区队的油田地质情况,直到每一口井从完钻到试采的全部历史和当前情况,都一目了然。这个“地宫”,不仅为油田开发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资料,也成了区队采油工人的“技术学校”。 

    第一座“六好加热炉” 

  冬天来了,油田面临着严寒的考验。对采油工人来说,首先遇到的便是地面临时出油管线的保温问题。

  这时,薛国邦已经担任采油二矿场主任了。他一天到晚拖着患有关节炎的双腿,在矿场120多口油井上来回跑,办公室的门边儿都不着。

  “天气最冷的时候,你就到井上去找薛主任。”这是二矿干部从实践中的体验。

  “现在才零度左右,管线就要冻结了,到零下40几度可怎么过?”薛国邦在井场上听到了一些职工的议论。他不是没有注意这个问题,他想得更多的是怎样让油井安全度过冬天。零下40几度的天气,他也是头一次遇到啊!他还是那个老脾气,有了心事便觉也不想睡,饭也不想吃,在井上转来转去,和工人一起研究对付管线结冻的办法。薛国邦提出一个地面管线保温方案:用砖砌成烟道,把管子围起来加温。得到领导批准后,他们立即开始了行动,这时,有些技术人员风言风语地说:“油井上用火,这是国内国外从来没有过的事,不闹出乱子来才怪呢!”

  “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我们就是要试验着去做,外国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我们今天就是要让它实现。”这是薛国邦对那些人的理直气壮的回答。

  第一个烟道保温炉砌成了,试验结果基本上是成功的,缺点是烟道加油口离“采油树”太近,如果窜出火苗来,容易发生危险。琢磨了半天,薛国邦把原来的加油口拆掉,又把它砌在烟道的中间,这样离“采油树”和油池都远了,失火的危险也避免了。

  可是,使油井安全过冬,关键问题还在于井口装置的保温。关于这点,在二矿流传着一段薛国邦捉“牡丹”的故事……

  “薛主任,目前大家都在修保温炉,各有特色,真是百花齐放,您又在搞啥名堂哪?”一个攻关队的同志问薛国邦。薛国邦想了一下,饶有风趣地说:“百花齐放,那我就捉‘牡丹’呗!”逗得那个同志咯咯地直笑。

  “好哇!薛主任,我等着看您捉的‘牡丹’哩!”那个同志和他分手时说道。

  薛国邦又开始闯了。多次试验失败,他没有灰心,不断总结、改进、提高,再改进、再提高,终于捉住了“牡丹”。

  薛国邦捉住“牡丹”的消息立刻传了出去,探区召开了一个观赏“牡丹”的现场会。

  原来,薛国邦的“牡丹”是这个样子的:在“采油树”周围砌一层火墙,在墙内加一道迂回间隔层,使烟气在火墙内有较长时间的停留,便于传热;又在“采油树”火墙之外加一道封闭起来的保温墙。参观之后,大家都认为这种保温炉是土法上马,施工容易,操作方便安全;加热温度高,美观大方经济。因此,给“牡丹”起了一个名——“六好加热炉”。

  从此,各个油井都建起了“六好加热炉”。就是这种“六好加热炉”,在大庆会战初期,为我们战胜零下40多度的严寒,坚持安全正常生产起了巨大的作用。

  1961年的大会战很快开始了,在万人誓师大会上,薛国邦又发出了豪言壮语:“钻井工人打多少井,我们保证管多少井;而且接得快,管得好。不仅管井口,还要管到油层里去!”

  多么响亮的油井主人的声音!在这声音里,我们仿佛看到了滚滚不尽的原油像万里长江一样,从油田源源流向祖国的四面八方。

  薛国邦,中共党员,1928年出生,1949年参加工作,1960年32岁来大庆参加石油会战,为大庆油田开发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树为著名的“王、马、段、薛(薛国邦)、朱五面红旗”之一。曾先后任采油队长、矿长、副指挥、大庆党委副书记、市总工会主席、市人大主任等职务。曾当选为黑龙江省六届人大代表。

    (出自《大庆油田的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