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大庆宣传文化网媒体聚焦

大庆社区考


http://www.dqdaily.com   责任编辑:张馨予  
添加日期: 2013-09-22 16:11

大庆社区考

  (一)

  转作风,走基层,记者一行来到大庆。说起基层的新鲜事,市委宣传部的同志如数家珍。细细听来,有件事感觉脑子里的神经怦然一动。据介绍,去年12月,大庆市启动新社区改革,全部取消了29个街道办事处和200个社区居委会,重新划分为70个社区工作站。城市社会管理层级由“市—区—街道—社区”四级变为“市—区—社区”三级。社区工作站集两级政府职能于一身,以扁平化的方式为辖区居民提供各种服务。运行以来,居民普遍叫好。

  这应是一项意义重大的改革举措!之所以立刻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这件事让人有太多的联想。退后几十年,中国的居民基本都是单位人。企业办社会,从托儿所到幼儿园,从小学到中学,从卫生所到大医院,从理发室、澡堂子到俱乐部、文化宫,从临时困难补助到退休金发放,可谓应有尽有。职工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玩全都依附在单位身上。记得当年,某单位领导去医院看望一位病危的职工,那位职工把孩子叫过来安排后事,当着单位领导的面,只说了一句话:“孩子,记住,有困难找组织。”

  他说的组织,就是党组织。而党组织的化身,就是单位的领导。几十年后的今天,情况有了明显变化,首先,企业办社会的模式已经寿终正寝,单位承担的社会职能全部还给了社会。其次,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经济成分日益多元化,国营企业不再包打天下,个体私营经济、民营经济、股份制经济等犹如雨后春笋。随之而来的,就是单位的概念逐渐在人们心目中淡化,人们的个体意识日益增强,自觉不自觉地由过去的单位人转化成为今天的社会人。

  今天的居民到哪里去找组织?一时还真难说清楚。正是基于这样的情况,方兴未艾的社区建设成为改革中的新事物。但印象中,过去接触过的所谓社区,总是觉得形式上的东西多,真正提供有效服务,解决实际问题,让居民叫好的少。

  (二)

  我们走进了大庆市高新区黎明社区工作站。

  这是一个有2.5平方公里占地面积,36000名常住居民的区域。清一色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盖的低层小楼,虽显老旧,但还干净、整洁。集社区办公、服务、活动为一体的黎明社区工作站综合服务中心就坐落在居民区内。据介绍,服务中心这座3层小楼,是大庆高新区管委会投资700万元兴建的,面积有3600多平方米。

  走进服务中心一楼,是一个服务大厅,一排长柜台,上面摆着医保、低保、计生等办理各种服务的标牌,后面的工作人员都是面带微笑的年轻姑娘,办事的居民只需按照标牌对号入座即可。大厅里来办事的人不多,三三两两地在咨询着什么。工作人员说,人不拥挤是服务半径较合理,再加上这几天没有像发放困难救助等那样的集中业务。我们问一位刚在低保柜台前办完业务的中年妇女,办这事来几趟了?她回答说是第二趟。第一趟来问明白都用什么材料,第二趟完事。“不用再到别处盖章吗?”“过去还得去办事处,现在改革了,在这就全结了,省得多跑腿了!”

  看着此情此景,联想起一些服务大厅熙熙攘攘的人群,联想起屡见报端的反映一些部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群众来信,心里油然生出一丝舒畅之感。

  二楼是活动室,一个个宽敞、明亮的房间、大厅里,下棋的、搓麻将的、打扑克的、唱歌的、跳舞的,一伙一伙的,大多是老年人,个个表情悠然自得。在中国,玩,过去历来不被看重,官员们也很少把百姓玩的问题当作民生。但对老年人来说,不玩玩、锻炼锻炼身体,你让他们干啥?君不见,在一些城市里,傍晚,马路边昏暗的路灯下,几个人支起一盘棋,也会围上一帮人观看。有报道说,在上海,一群无所事事的老年人,天天赖在某大型购物场所里不走,以至和店家发生纠纷。在黎明社区,记者看到的上述这些情景,看似很简单,很平常,但若要把它放到大千世界一对比,就会让人感到天上地下的差别。

  来到三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图书阅览室。尽管介绍说只有六七百平方米,但由于是在社区里,给人的感觉仍然是:真大呀!加之报刊书籍书香萦绕,窗明几净,怎一个舒服惬意了得。

  接下来的一间大屋子布置奇特:一架架硕大的皮质沙滩椅摆了两大排。一问方知,这是给腿脚不灵便,不愿活动的老人用来躺着聊天的。

  想的真周到!

  社区活动每天不断,冬季会更热闹。据介绍,多的时候来的居民能达到上千人。

  记得曾和同事唠嗑讨论老了去哪里的话题,有的说可去条件好的福利院,有吃、有住、有玩。有的反驳说去那里整天面对的都是老年人,会心态不好,好像等待人生终点似的。但要选择在家养老,寂寞的问题也没法解决。说来说去还真是个难题。

  如果摊上大庆这样的社区工作站,似乎上述难题就有解了。

  黎明社区工作站的同志告诉我们,他们这里是老居民区,房子旧、格局也不好,很多人早就有条件搬家,但就是留恋这里的社区工作站而选择不走。

  (三)

  大庆的社区改革,还有一个亮点,就是公共医疗服务进社区。老百姓得了小病小灾,在家门口就能解决问题。既解除了去大医院排队之苦,又节省了医疗费用。一位社区干部介绍说,他母亲有次得了重感冒,来到社区里的卫生服务所打点滴,一次只花20多块钱,打了几天就痊愈了。

  办社区政府是要花钱的。黎明社区的综合服务中心,当地政府一年就要投入40万元的运行费用。大庆全市的社区卫生服务,省市区三级政府每年的补贴更多达几千万元。

  人民政府为人民,好钢用在刀刃上。办让老百姓满意、高兴的事,花钱也值得。况且,过去,我们可以通过国有企业把诸多社会服务方面的福利给予广大职工,那么今天,为什么不能通过社区把这些福利给予更多的普通百姓呢?

    黑龙江日报 记者 段文斌 刘荣升 孙佳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