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明大庆

三位人民警察不平凡的故事

2021-01-14 09:24:26    来源:大庆交通广播    编辑:石 晶

  1月10日是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这是在国家层面专门为人民警察队伍设立的节日,是对人民警察队伍为党和人民利益英勇奋斗的充分肯定。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950早班车》推出特别策划:《致敬!人民警察!》,让我们共同聆听三位人民警察那些不平凡的故事。

  他是面对歹徒不怕牺牲的铮铮铁汉,是破获诸多疑难案件的智侦专家,是抽丝剥茧探微析疑的刑技精英,他就是身嵌二十多枚弹片的硬核警探——王静波。

  王静波:“那天晚上枪战,战友们都说我是没有通过阎王爷的面试,我倒觉得作为刑警就要勇敢地面对枪口往上冲,正义与邪恶,永远都是生与死的较量,很正常。”

  王静波,是现任大庆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一名53岁的刑侦“老将”,刑警的一万多个日夜,热血、执着和担当是大家对他最深的印象,但长期锥心彻骨的伤痛煎熬却鲜为人知。

  回到1992年的夏夜,那是一场对黑恶团伙的抓捕行动,猖狂的歹徒竟然持枪顽抗,砰的一声,一场枪战瞬间打响,王静波为了掩护战友不幸中弹,但他强忍剧痛,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当场击毙一人,击伤一人。行动成功了,但王静波倒下了,战友们紧急将他送往医院救治,历经大手术,他从鬼门关挺了过来,但二十余枚铅弹片陷得太深,无法取出,这一留就是28年。王静波:“受伤以后经常会伴有后遗症,这些年来,有时候工作起来,我就忘记选择身上还有这些弹片,我倒觉得这些弹片已经被我降服了,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刑侦二大队民警 丛生:“静波支队长,是我们年轻人的偶像,我们私底下都管他叫做硬核神探,这些年呢,他带着一身伤痛,一直冲锋在第一线,说他是神探,是因为他侦查破案太厉害了,尤其在这个打击套路贷犯罪当中,让我们大开眼界。”

  2018年3月,大庆公安敏锐发现套路贷犯罪线索,许多被害人债台高筑,有的甚至精神失常,抑郁自尽,此时北方地区还没有成功的打击先例,临危受命的王静波挑起了这份重担,仅一个月时间,他就组织打掉了李某伟等七个套路贷犯罪集团和团伙,成功打响了北方地区集群打击套路贷犯罪第一枪,得到了公安部的高度认可。

  初战告捷,王静波继续迎难而上。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又接连组织打掉“套路贷”犯罪团伙46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03名,打财断血4.08亿元,特别是铲除了以丛谋宇为首的套路贷黑社会性质组织,抓获组织成员24名,成为大庆建市以来,第一起“套路贷”涉黑案,在大庆地区彻底终结套路贷犯罪,工作经验被全省推广,在全国引起反响,得到中央扫黑除恶第十次督导组肯定。

  这些只是王静波刑警生涯的点滴写照,从警至今,侦破命案就有146起,打掉犯罪团伙107个,黑恶团伙24个,成功抓获国际红色通缉令逃犯郝某莎,先后荣立二等功三次,三等功五次,被聘为全省刑侦专家。

  打击犯罪,守卫平安,他从未缺席,也从不犹豫,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更是,这就是一名大庆公安的刑警本色,这就是一名人民警察的无悔人生。

  巡察防爆,被称为在刀尖上跳舞,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是在鬼门关闯荡。“这是我的战场,红、黄、绿,我面对着三根线,先剪哪根线后剪哪根线,需要用清晰的头脑去分析、去判断,因为一个动作,都关乎着生死。三个动作,错一步前功尽弃,错一步粉身碎骨。无怨无悔,冒死前行,是我一名人名警察应尽的最高职责。”

  这段采访录音,来自于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巡察防爆二大队大队长、全国十大排爆专家夏宇,1989年1月参加公安工作,从警30载,1996年起从事安检排爆工作。

  在巡特警支队的一个装备室内,陈列了各种各样的爆炸物复原品,有些是夏宇和同事们研究的对象,有些是他征服过的“魔鬼”。夏宇:“这是我们多年出过的现场,处置过的爆炸物,各种各样的装置,有一部分是原物,有一部分是按照当时它的原理恢复起来的。最深的就是上面这个,它这个做的挺大,费了很多事,外面粘了很多螺丝,为了提高他的杀伤力。”

  那是在2012年,安达市某企业内发现了一个自制的爆炸装置,接到公安厅指令后,夏宇立即赶到案发现场查看。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巡防二队副队长 宫盛财:“到达现场之后,对爆炸装置进行甄别,发现是一个二元爆炸装置,可以松发式的和点燃式的,极其危险,一动就可能发生爆炸,而且威力非常大。”

  经过9个小时的处置,夏宇和宫盛财终于将爆炸物安全起爆。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政委 孙晓东:“从事安检排爆工作23年来,夏宇同志始终把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维护社会安全稳定当作第一要务,面对生与死的考验, 他凭借过硬的心理素质和高超的专业技术,无数次地同死神擦肩而过。”

  从事安检排爆工作23年来,夏宇先后出色完成搜排爆任务100余次,安检防爆任务300余次,累计排除犯罪嫌疑人设置的各类爆炸装置40余个,成功处置爆炸警情60余起。

  现在,夏宇更注重对年轻排爆民警的培养,他长期参与省市组织的排爆教学,赴外省讲学,培养本单位专业能手,大力地推动了全市公安机关安检排爆队伍建设,提升了安检排爆水平。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副支队长 袁由富:“每到受理任务的时候,他都第一个冲在第一线,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在我们带队伍方面,在培养人才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夏宇同志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这就是夏宇,一个默默无闻的大庆警察,一个平凡又伟大的排爆专家,他一次次的舍身忘我,向我们诠释了“救生命于毫秒间,解危难于光线中”。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每个享受平安生活的人,公安干警“负重前行”的伟大。

  搀扶老人过斑马线、将抛锚车辆推到安全区域、大雨后站在积水路段充当“路标”,交通警察的工作日常,充满了奉献与担当。然而,这些并不是他们工作的全部,面对违法犯罪嫌疑人,他们同样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彰显着执法者应有的光辉形象。

  孟祥集,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会战大队的副大队长。在2020年12月18号晚上的夜查行动中,孟祥集被酒驾嫌疑人驾车“闯卡”撞倒,丧心病狂的嫌疑人急速倒车逃窜,将孟祥集刮倒在地,车辆左侧车轮从他身上碾压过去。同事立即上前查看孟祥集的伤情,而他忍着疼痛在第一时间询问自己的战友有没有受伤。孟祥集:“当时我就想,压没压到他们啊,所以他走了之后我第一时间我就瞅,有没有别人受伤啊,没有我就放心了,我今年已经47了,但是我的兄弟太小了,一旦让他们受伤,我对不起他们,话说也对不起他们的父母,没法跟他们父母交代,我一看他们没有什么受伤,我就挺万幸了。”

  面对驾车逃窜的酒驾嫌疑人,孟祥集没有丝毫退缩,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在警方的努力下,嫌疑人在次日归案,并将接受法律的严惩。但这起事故造成了孟祥集髋部多处骨折,需要手术。

  我非常热爱公安交警工作,选择这个职业之后,我就无怨无悔,好了之后我还会一如既往的这么工作,但一定把我的受伤的过程,以传帮带的形式或是以借鉴的形式,告诉给每一个民警每一个辅警每一位同事,告诉他们在工作中,怎么合理避险,怎么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抓捕违法犯罪。

  2020年年初,在我市设置疫情防控卡点期间,孟祥集从大年初一开始,负责牵头安排全队民警在大齐高速机场路出口进行24小时值守,日常还要与同事在中三路、油田总医院路口等岗点执勤,常常是一大早出门,几天回不去一次家,但他从不叫苦,每遇同事劝他回家休息,他都说:我是党员,勤务工作又是我负责,我不能撤。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会战大队大队长 孙福春:“我跟孟祥集同志在一起工作已经三年多了,他在生活中是我们非常尊敬的一位老大哥,作为我们大队勤务大队长,他在工作上从来都是早出晚归,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守护市民平安方面,他都是能够冲在执勤的第一线。”

  守护群众平安出行的时间越多,陪伴父母妻儿的时间就越少。在受伤后,孟祥集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妻子,更不敢告诉年迈的父母,怕他们担心。当他的妻子李孟清第二天得知丈夫受伤后,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可坚强的李梦清却说,从选择当警嫂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你选择这样职业的老公也没有办法,你说他有时候起早贪黑的,有的时候都后半夜回来,你跟他生啥气啊,你都不如抓紧时间让他多睡会。”

  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委 赵兴才:“孟祥集同志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公安交管战线老兵,从警26年如一日,始终任劳任怨默默坚守在基层路面一线,特别是打击酒驾醉驾违法犯罪中,不畏艰险,为大庆交警支队作出了突出的贡献,诠释了保一方平安 护一地畅通,守一域安宁的入警初心,是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这句话,用在公安民警身上格外贴切。和平时期,他们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队伍之一,“白加黑”“五加二”,从来只道是寻常。每一名公安民警都懂得,选择了这份职业,就是选择了忠诚、选择了担当、选择了奉献、选择了为民、选择了坚守。

  这是一个没有假期的节日,无数公安民警今天仍一如既往奋斗在各自岗位上。警察节只有一天,但我们对警察群体的关怀与体贴、对这股精神力量的感悟与行动,却应该贯穿每一天——护卫着人们生命财产安全的他们,值得我们最高的敬意;接续他们身上的担当精神与奉献品质,则是我们表达敬意的应有方式,毕竟,这也是整个社会砥砺前行的不竭动力。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人民警察 故事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