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明大庆

美丽姑娘一生“嫁给大庆”

2020-09-24 08:29:38    来源:大庆晚报    编辑:石 晶

原标题:赵彩金和孙宝范在会战年代结缘,故事被央视拍成专题片——

    美丽姑娘一生“嫁给大庆”

  她是会战年代梳着齐耳短发、美丽活泼的团委小赵;她是穿梭于荆棘小道、奔波在各个学校、负责少先队工作的赵老师;她是拿着稀有的相机、一张张记录下历史瞬间的赵干事;她与丈夫的爱情故事还被央视拍成纪录片……

  50多年过去了,那场艰苦创业留给她的是,不苦,不累,从草原上采回的草籽、黄花菜,加上苞米面做成的“人造肉”,也不难吃。

  住在“多病”的干打垒

  “我1961年从绥化师专毕业分到油田,被直接留在‘共青团农垦场委员会’工作。”赵老说。

  “当年的办公位置,在今天的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的北侧,是一片建在沼泽地上的干打垒。这片干打垒虽然没盖几年,但因为没有地基,基础又建在泥塘上,春夏水泡,秋冬冻涨,已经被‘折磨’得‘未老先衰,体弱多病’。以前和我们相邻办公的政治部、战报社都相继搬走,只有团委还坚守在那里。我们周围几栋干打垒因为人去屋空,没人照顾,再也无力与泥塘抗衡,很快就‘瘫倒’了。年轻的我们,仍是该办公时办公,该睡觉时睡觉,丝毫没想到可能出现的危险。

  “我和另一位女同事,就住在办公室里。我们这间干打垒,原本直上直下的土墙,随着季节的变换,跟着土地伸缩的节奏,时而立正,时而稍息地歪斜着,被‘压迫’的木窗框‘龇牙咧嘴’,要么打不开,要么关不上。直到有一天,一位领导从窗外走过,看到窗户七扭八歪的样子,过来一拉,窗户差点没整扇掉下来。一打听,这里住的还是两位女同志,后怕得不得了。心大的我们竟然都没有理会到这一危险。虽然说这是办公室,但我们经常一天天奔波在各个学校了解情况,回来时累得倒头就睡,什么大风吹得窗框呼啦啦响、窗户能不能打开等问题,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

  收获“走”出来的爱情

  当年偌大的战区,没有交通车,想去哪儿,全凭两条腿和一双辨别参照物的眼睛。

  那时候的萨尔图和现在两个样,主宰这片大地的不是众多的建筑物,而是一人多高的芦苇和蒿草。如果至高点上没个明显的标志物,人很容易迷失在大草原的迷魂阵中。

  “可不是,我就有一回差点走丢了!”赵老笑着说。

  那年,主管少先队工作的她,去现在油田总医院西南侧的运输指挥部小学,了解少先队活动情况。因为冬天白天短,回程时,天已经黑了。运输小学的领导怕她走夜路危险,要找个人送她,她没让,觉得一年走这么多趟,闭着眼睛都能摸回去。可很快,这个自信被黑夜和四处都一样的蒿草给消灭了。

  “我应该是从学校出来,顺道先往北走,到现在的中七大路,再一直往西走,就回到单位了。可是那天天比较黑,岔路又多,拐来拐去,就奔着东北的方向走下去了。走着走着,该看到的公路没看到,我知道迷路了,可一点也没慌,停在原地四下张望。发现不远处,有一个闪亮的东西。我心里一喜,那是我熟悉的医院播放广播的大喇叭。我当时就想,幸亏有这么个东西,要不真不知道走哪去了。

  “不久,我来了个陪走的伴儿。他戴着高度近视眼镜,别看他近视度数高,可不管白天晚上,靠着他灵敏的耳朵从不迷路,这也让我觉得这人很有趣。

  “他当年在宣传部负责各学校的宣传教育工作,和我还挺对口。我性格外向,他也比较开朗,一来二去的,我俩走遍了战区的各个学校。他到学校宣传讲课,我到学校了解少先队的事情。结伴去,结伴归,日久生情,最后成了一家人。”

  这个让赵老不再迷路的不是别人,正是日后写就《铁人传》,并被称为“铁人精神传播者”的石油名人孙宝范。这段荒原上“走”出的爱情,也被央视挖掘成为专题片,名为《嫁给大庆》。

  成为“挖泥浆池专业户”

  说起机关工作,许多人都会有个一张报纸,一杯茶的误解。石油会战时的机关,可不是你想象的这种状态。

  在生活上,机关人员在60年代初期粮食最困难的时候,一个月定量只有28斤半,也就是说,在多数月份每人每天平均不到一斤的粮食。就这样,每个人还要节约出一斤半的粮食,支援前线工人师傅。吃不饱咋办?只能自己想办法。

  “办法就是就地取材。去草原上弄些草籽,在陈家大院泡摘些新鲜的黄花菜,回来掺点苞米面一蒸,出锅焦黄,有点像红烧肉,所以我们给这种发糕取名叫‘人造肉’。”

  那个年代的机关干部,完成本职工作后,还有许多临时、长久的会战会要参加。

  “你知道吗,会战初期,钻井工人打多少口井,会战指挥部的机关干部,就会挖多少个泥浆池,就是铁人王进喜跳进去用身体搅拌那样的池子。那时候的人不怕苦,为了保证钻井生产的顺利进行,抢在开钻前挖好泥浆池,不管下多大的雨,只要领导不下令,我们都顶雨大干,无怨无悔。

  “挖的时间长了,我们都成了专家,铁锹在指定位置上画出大致的轮廓,深度、规格这些标准,不用尺量,基本都合乎设计的要求,大家都笑称我们是挖泥浆池的‘专业户’。”

  采访时,赵老正在筹备出版一本叫做《看照片,忆当年》的书。

  她说,当年的团委有一架120照相机,这让她比别人更幸运地留下了当年许多珍贵的瞬间,也因此有机会把它们整理出来。用照片讲故事,有图有真相,让更多的后辈们通过照片了解历史、了解那场让人难以忘却的石油大会战。

  记者后记:为了那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刚写《会战红色家谱》时,许多年轻人问我,你写的那些故事是真的吗?那么艰苦的条件,那些人真能咬牙坚持住?

  头几次听到时,我会和他们讲自己亲历的故事,自己的所见所闻,并拿出一些珍贵的历史资料佐证。可问的人多了,心里总会有些情绪,觉得他们问得幼稚,想得浅薄。

  然而,坐下来想想,又释然了,他们这些在甜水里泡大的孩子,是很难理解那个年代的人们为国分忧、无私忘我的奉献精神,这成了我决心把这个栏目进行下去的动力之一。

  一年多的时间,写了60多期,现在问那些问题的年轻人少了,许多人在感谢,感谢那些为这座英雄城市的崛起而奉献自我的先辈们;感谢这座英雄城市给我们留下的,让世人仰视的精神财富;感谢我们这个栏目能把鲜为人知的会战历史挖掘出来,让他们知道、记住、传承……这,也是最让我欣慰的事儿。

  大庆晚报记者 伏虎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结缘 大庆 会战年代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