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明大庆

携手63载 他对妻子说“今生有你 我很知足”

2020-07-30 08:10:08    来源:大庆晚报    编辑:石 晶

原标题:携手走过63载,他要对陪在身边的妻子说——

    今生有你,我很知足!

  携手跨越半个多世纪,是怎样一个概念?

  此时,坐在电脑桌前,记者正用一行行文字整理着思绪。想着那一对携手走过63载的夫妻,回想着他们讲述的生活的种种酸甜苦辣,才知道原来爱情如此简单。

  愿《最美时光照》能还原过去,记录生活的美好,镌刻永久的回忆。

  讲述人:徐水生

  一贫如洗,她也要做我的妻

  我们的故事,要从上个世纪50年代说起。

  我和老伴儿老家都是河南的,兰考,就是我们的家乡。

  我6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一人把我们兄妹拉扯大。只读了几年书的我,就参加了工作。

  当时,国家号召支援北大荒,我也响应号召,当了一名水利勘测工人。由于我连续5年被评为省劳模,表现突出,单位保送我上了武汉市水电学院。然而,尽管是保送,每月几元的生活费,也着实让母亲费尽心思。

  我从学校毕业后,回到了原单位。由于工作需要,野外勘测几乎是家常便饭,而且还是在离家很远的东北,所以,只有过年的时候,我才能回家。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母亲生病的电报,担心母亲的我急忙买了车票回了老家,进门,却看见母亲正在干农活。安心之余,也为母亲的举动感到疑惑。

  原来,母亲看我到了结婚的年龄,托人给我说了个媳妇。我觉得这样也好,娶了媳妇,她就可以多替我照顾母亲,我也好放心在外面工作,便同意了。

  可是,女方嫌我家彩礼少,这让我很生气。母亲想再借点儿钱,把这桩婚事定下来,生性要强的我,硬是给阻止了,这段姻缘便就此断了。

  回家的路上,我遇到邻村的一位熟人,闲谈中聊起了这段亲事。巧的是,这位熟人有个妹妹, 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阴差阳错中,他的妹妹成了我的妻子,就是我现在的老伴儿。

  结婚时,想起母亲曾为我提的那门亲事,我对妻子说:“我们家可是很穷的。”她只回了我一句话:“穷就穷过吧。”那是1956年的腊月,那年,我20岁。

  千里迢迢,她为爱毅然北上

  那个年代的人,对工作都有着无限的热情,我也不例外。结婚后的第8天,我把她留在了老家,到东北工作去了。

  按我们老家的习惯,新媳妇进门,上面的嫂嫂就算“修成正果”了,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放手不管,全交给新媳妇打理。很难想象,当时不到20岁的她,要怎样在婆家料理着一大家子十几口人的衣食住行。

  转眼到了1958年的新年,我们结婚一年了,也一年没见了。再次见面时,满怀的思念化为几分羞涩,写在脸上……

  春节过去了,我又要离开了,这次,我们的团聚只有12天。

  1958年年底,她突然出现在了我工作的地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从她的讲述中,我了解到,她坐了一周的火车,仅凭一个写着地址的信封,竟然找到了我。直到现在,我也体会不出,从未出过远门的她,如何一个人千里迢迢地从家乡来到大东北。

  从那时起,我们就生活在一起,直到现在也没分开过。

  1959年,我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她带给我们喜悦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为人父母的压力,我们需要更努力地工作,来支撑这个家。随后的几年间,我们又有了4个儿女,日子在忙碌中悄然溜走,虽然那会儿没有太多时间陪孩子们,但女儿们乖巧懂事,儿子们聪明顽皮,他们的成长故事,依然是我和老伴儿记忆中的宝藏。

  随着我工作的调动,老伴儿跟我从哈尔滨来到了大庆,我们的家也在这个城市定了下来。

  造纸厂、酱菜厂、印刷厂……时至今日,老伴儿也记不清换了多少个工作,为了我们的家,我们都在努力着。

  时间在追赶着我们的脚步,我们也在大踏步地前进。

  一直忙忙碌碌的我们,在1980年大女儿参加工作后,慢慢放松了下来。接着,孩子们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工作,我们的心也逐渐安稳下来,不必再为生计而奔波了。

  风雨兼程,我们一起走

  1986年,我和老伴儿相继退休了,干了一辈子工作,终于可以歇歇了。

  兴许是早年离家的缘故,突然闲下来了,特别想回老家看看。那时,母亲已经不在了,遗憾的同时,我更加惦记老家的兄弟姐妹。老伴儿绝对是“夫唱妇随”,见我想回去,就收拾东西,陪我一道回了老家。

  可是这一走,就收不住了。从1986年一直到现在,老伴儿每隔两年都要陪我回老家看看,这几年,我们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可我仍惦记老家的亲人,逢年过节,都要让子女们帮忙寄些钱回去。

  说实话,老伴儿在老家已经没有亲人了,我也舍不得每次都让她陪我回去。可她总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出门,怕我在路上没人照顾,坚持在我身边做“全程陪护”。

  想必老伴儿是忙了一辈子,闲下来不习惯,从退休后的第二年起,老伴儿的血压便高了起来,而后,又得了糖尿病。

  从老伴儿确诊的那天起,我就严格“控制”她,在休息、饮食等很多方面时刻提醒她注意。在得病初期,每隔一个小时,我都要给老伴儿测一次血压,度过了那段危险期后,我依然不敢马虎大意。直到现在,老伴儿每天一次的血压测量,还是由我来完成。

  我在报纸上看到有关高血压、糖尿病的医学报道或者小偏方,就收集起来。遇到老伴儿病情不稳定的时候,我就把老伴的血样图画出来,邮到郑州糖尿病研究所,让专业的医生帮忙分析。

  如今,孩子都在忙自己的事业,大女儿也已经退休了。儿女们每次回家,总要和我谈谈心,聊聊家常,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听听孩子“汇报工作”,心里总是很舒坦。

  到今年,我们已经携手走过了63个年头。我们在平淡中回味过去,整理着一生的收获,我要感谢我的老伴儿,陪我风雨兼程一辈子,我想对她说,这辈子有你,我很知足,下辈子,我们还要一起走!

  大庆晚报记者 卢阳 图片由被采访人提供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大庆 父亲 省劳模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