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社会民生

扶贫干部范广发撇家三年多“扶起”一个村

2019-10-10 08:18:05    来源:大庆晚报    编辑:张璇

原标题:母亲心脏支架,妻子患抑郁症,儿子高中三年缺父爱

    撇家三年多“扶起”一个村

07-01-01.jpg

刘汝花一看到范书记,就说自己再也不是黑户了。

  扶贫干部,在城市的岗位上都是佼佼者,有着广阔灿烂的前途,有着优渥的生活条件。国家一声号令,他们便义无反顾,奔向乡村,用自身的行动,改变着中国乡村的面貌,命运。

  大庆市东风中学团委负责人范广发,就是国家百万扶贫干部中的一员,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使肇源县和平乡和平村,全部脱贫!

  扶贫先扶志 造血比输血重要

  范广发,47岁,中等身材,敦实,亲和,笑起来眼睛便眯成一条缝儿。和平村有6个自然屯,三年多的时间里,范广发走访了1800多次。

  为了扶贫工作早上手,范广发和工作队队员、村委会成员,没日没夜地研究脱贫项目。有时会开得晚了,村支书骆国维、村主任刘勇,也懒得回家,三个大老爷们儿挤在一铺炕上,接着唠。谁有好点子,开灯,拿笔记上,有时仨人想一块儿了,一拍大腿,不谋而合的笑声,最动听。

  记者随范广发去贫困户刘臣家,他一边熟悉地解开院门上的绳套,一边说,他家有两个狗,一个咬,一个不咬。

  “这个官好啊,帮我们养马,帮我落户,想请他吃饭都不来,说你有那钱干点儿别的。”智力不全的刘汝花,看到范广发,像看到了亲人,说出的话也越发“明白”。

  刘臣、刘汝花两口子,一个有病,一个智力不全,打不了工,就扶持他们养马。范广发算了一笔账,一匹马,一年一个驹,一个驹七八千块,兼顾着种点地,马料不用花钱,再养点大鹅、笨猪,来钱道儿有了,日子有啥过不起来的?

  离开时,范广发嘱咐刘汝花:“少抱柴火,别‘亮荒’了啊!”像亲哥哥不放心亲妹子。

  夕阳西下,余晖映在刘汝花的笑脸上,映在刘家小院里,鸡儿们刨着食,狗儿摇着尾巴,马儿打着响鼻。一派生机。

  “来年我多养大鹅,到时候杀一个给你吃。”刘汝花一句话,引得满院人大笑。

  李运久,38岁,一只眼睛看不到,长得又瘦又小,没娶上媳妇。“三口人,三只眼”是村民对李运久一家的总结。其母,双目失明,其父,因病于去年去世。

  李运久和母亲住着国家花三万五千多块钱盖的房子。

  李运久的母亲颉亚贤,62岁,虽说眼睛看不到,说话透漏,思维敏捷,做饭喂猪,啥事儿也不耽搁。

  李运久憨厚,说出的话实打实:“范书记对我们家是真上心了,没亲没故的,给我筹来7000多块钱,帮着盖猪舍,还抓了6个猪崽,6头猪都出栏了。”

  范广发慈爱地瞅着李运久,虽然李运久没比他小多少,他却说:“我稀罕这孩子,他们家困难,不是因为懒,他得照顾老妈,你能不愿帮他吗?” 范广发看到颉亚贤,猫着腰拎猪食桶喂猪,心里感动。

  “国家给盖的房子,家里种着两垧四五亩地,来年再抓五六个猪崽。”李运久琢磨着明年的事儿,腰板拔得溜直。

  范广发第一眼见到李运久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自闭,自卑,像个小老头。

  “住大房子,心里敞亮了,今年收入一万多块,医疗保险县里统一给交,个人交80,公家给交180,日子有奔头了。”颉亚贤虽说眼睛看不到,心里亮堂。

  全村人服了 智障女有了身份

  村民刘汝花,四十出头,智力不全,20多年前流浪到和平村,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和村民刘臣搭伙过日子。因为智力不全,她只知道自己姓啥。至于老家在哪儿,父母叫啥,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刘汝花过了20多年。

  范广发得知村里有这么一个人,心里开始着急,没有户口,就没有医疗保障,以后生病了咋办?

  通过二十几次的入户走访,范广发一点一点地勾陈她的记忆,他像呼唤一个植物人,和刘汝花从小时候唠,从她手上的一块疤是谁打的唠。两年多后,那时还叫刘欢(刘汝花给自己取的名字)的刘汝花,在一天午后,嘴里突然喊出了“下碱,我小名叫小花”几个字!

  通过“下碱”,查到了牡丹江市东宁县,从“小花”,又查到了下碱村,20年前有个户口被注销的姑娘刘汝花。

  2018年4月10日,牡丹江雨夹雪,范广发与村主任刘勇,驱车七百多公里,直奔牡丹江市东宁县老黑山镇下碱村。

  雨雪交加之夜,老刘家走失20多年的姑娘回来了,整个下碱村都轰动了。

  只可惜,她的父母早已去世,她的妹妹刘汝梅抱着她喊:“姐啊,这些年,家里人都以为你死了呢,你怎么就这么齐整儿地回来了呢?”

  范广发,这个别人眼中的硬汉,那一刻,泪水肆流。

  刘汝花回娘家这件事在和平村传开后,村民们对这个城里来的干部彻底服了:“有两下子,这事儿这么难,他都整明白了,是干事儿的人,听他的,没错!”

07-01-02.jpg

范书记为贫困户家重置电线,确保安全。

  心分五下扯 五口人五个地方

  范广发是父母的独生子,全家五口人,只有他一个人吃“公家饭”。母亲心脏做了支架手术,妻子患抑郁症,儿子上大学,全家五口人,全指着他。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心疼儿子,为了帮儿子减轻负担,在市里一所中学打工。

  “五口人,五个地方,心分五下扯。”范广发苦笑着伸出巴掌。父亲住学校,母亲在望奎老家,儿子在哈尔滨上大学,他在和平驻村,妻子守在大庆的家。

  2015年9月18日,范广发扶贫下乡第一天,他的儿子上高中才一周。整个高中阶段,父亲缺失,作为一名教师,太知道一个孩子高中阶段有父亲陪伴的重要性了。

  说起孩子,这个刚毅的男人,眼圈红了:“太对不起孩子了,我儿子有啥话都愿意和我说,孩子高中三年,我扶贫了三年,我孩子心里头,得藏着多少话儿?”

  开学不长时间,孩子的班主任老师也是他的同事打来电话:“老范啊,你儿子情绪特别低落,你得上上心啊。”

  真想上心,可真回不去,全村的贫困户,也都指着他上心:“范书记走了,我们咋整?”

  儿子报考的时候,范广发整天在村里忙,路,有线电线,自来水,绿化,亮化……这些事儿,都在等着他。最后,孩子只去了一所艺术学校。

  “我儿子是我们同事孩子中,考得最不理想的。”范广发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很落寞,这也是他一辈子弥补不了的遗憾。

  2016年农历四月十七晚上,范广发在电脑前忙着整理贫困户档案,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老人在电话那头说:“儿子啊,你不给我打电话,你爸也不给我打电话。今天是啥日子记得不?”电话这头的范广发,心里一翻个儿,想起当天是母亲的生日,嘴上连忙说:“妈呀,儿子咋能忘了你生日呢,我刚要给你打电话。”

  范广发确实忙活忘了,可他不愿意伤老母亲的心。母亲心脏里有好几个支架,不能伤心,不能激动。放下电话,他的心里五味杂陈,去村里的食杂店买了瓶酒,又买了一袋花生米,坐在电脑前,一边喝酒,一边淌眼泪。

  借着微熏,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个状态:我是谁,我是否无愧于孝这个字?我在做什么?

  和平乡党委书记赵献涛,是范广发的好朋友,看到后第一时间回复:你是共产党员。

  是啊,我是共产党员,有些东西就该舍弃,为排放心中的压抑,他大喊两声后,擦干眼泪,坐在电脑前接着工作。

  不教一日闲 协调575万元资金

  “我们屯子,明年会更好。”一张嘴,和平变成了他的屯子。范广发来和平后,已累计协调来575万元各种项目资金,跑来了近9公里长的白色水泥路面,跑农委,跑农业开发办,跑水务局,交通局,相继完成了后欧力马屯种花植树绿化,美化工程亮化,栽了1400多棵树。他从市审计局一个单位,就协调资金8万元,用于修缮和平村水渠。扶贫三年多,他共协调到575万元资金。

  为了给和平村找出路,范广发跑到江苏省南京市考察花生豆腐项目。如今,花生豆腐已经在东风中学研制成功。去除成本,用工,管护等费用,收益将全部用于贫困户及村集体。

  去年,范广发去牡丹江考察裸地木耳技术,如今也已试种成功。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鲶鱼沟实业已与和平村贫困户签订了协议,采取带资入社的方式,每年每户每人分红800元钱,此项协议,一直延续到2020年。

  如今,和平村的贫困户吃穿不愁,住房医疗不愁,住房全部得到了改善。县人寿保险公司,为每个贫困户缴纳了198元的大病保险,50元的伤害保险;县政府为贫困户每人缴纳180元的新农合,发放了医疗卡。

  三年多来,在肇源和平大地上,范广发像一头耕牛,栉风沐雨,殚精竭虑,一寸一寸地犁着田,终获硕果。他用智慧和情怀,坚韧与奉献,在肇源县和平村的大地上,书写着他生命中的大江大河。

  文/摄 大庆晚报记者 青梅

关键词:扶贫干部 肇源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