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岁修亚文:“捡”来的娘当宝养

2018-05-11 14:47    来源:百湖早报    编辑:石 晶

  原标题:“捡”来的娘当宝养

      “儿子”说:“把大娘照顾好,对死去的妈妈有个交代。”

  修亚文小传

  一九一七年生于肇州,一生无儿无女,九十岁时,被佛友带回家中。后佛友逝,告子“吾走后,照顾好大娘,吾瞑目矣。”今政府每月八百元补助,生活无忧。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在有些人眼里,即使是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天长日久也很难做到尽善尽美的赡养。而在肇州县百岁老人修亚文的身边,一直给予她无微不至照顾的郭相中、邹振芹夫妻,却和她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5月9日,记者驱车百余公里,前往肇州县托古乡新安村西坑屯,探访这个与众不同的家庭背后的故事。

  临终托老:母亲去世 留下个“娘”

  初夏,微风习习,艳阳高照。

  在新安村西坑屯村东南角一个普通的农家院里,一位老人安详地端坐在盛开的海棠树下,双目似闭非闭,似乎回忆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细碎的阳光穿过压满枝头的海棠花,映照在她饱经沧桑的脸上,透出悠悠岁月的印记。

  她就是102岁的老人修亚文。

  海棠树旁的大棚里,茄子苗、柿子苗等菜苗生长茂盛,小白菜、生菜等时令小菜青翠欲滴,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大棚旁边的菜地里,年逾花甲的老人郭相中和他的老伴儿邹振芹,在精心侍弄菜苗。

  邹振芹不时抬头看一下坐在凳子上的修亚文,看她是否需要照顾。见老人露出要回屋的表情,邹振芹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搀扶着老人进屋休息。

  在干净利落的农家小屋内,坐在炕上,听郭相中、邹振芹讲述他们家母子两代人与修亚文老人的不解情缘,一个平凡却不普通的故事展现在人们面前。

  郭相中告诉记者,修亚文大娘今年102岁,现在身体算不上好,因为患有痛风,手和脚都有些浮肿,只能用药顶着。

  再就是耳朵有些背,基本听不到别人说话,他们和老人交流,只能靠手势。

  老人平时自己还能下地行走,但是走不太远。

  只能在院子里溜溜,大多数时候,都是坐在炕上。

  修亚文老人与郭家本没有血缘关系,甚至也不沾亲带故,连亲属都不是。

  修亚文老人是郭相中的母亲“拣”回来的,这一“拣”就是十几年。

  “大娘户口是肇州镇的,我妈和她是佛友,看她没有家人,就她自己一个人,挺孤单的,也没人养,我妈就把她接回来养着了。”郭相中口中的“大娘”就是修亚文老人。

  根据他的回忆,妈妈把老人接回家的时候,是2007年。

  那时候,老人已经90岁高龄了,而自己的父母那时候也已经年逾七旬了。

  那时,父母身体还好,单独居住。

  两位70多岁的老人精心照料90岁的修亚文,孩子们给父母拿去的好吃的,他们也让老人先吃,平时给老人洗洗涮涮,对她的生活起居,都照顾得井井有条。

  2009年,郭相中的母亲徐维因病去世,郭相中至今还记得,母亲临去世的时候,把他叫到跟前细细叮咛嘱托:“我原打算把你大娘接到家里,养她老,等她走了之后,我‘发送’(送终)她,可现在看,我是等不到那一天了。我走之后,你爸和你大娘都得靠你照顾了,你大娘虽然不是咱家人,但你得答应我,你得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她,好好照顾她,给她养老送终,不管家里咋困难,都不要把她送到别的地方去。”

  在得到了郭相中肯定的承诺后,母亲才安心地与世长辞。

  母亲去世后,遵照母亲的遗嘱,郭相中把修亚文老人和已经年迈体衰的父亲,接到家中赡养。

  郭相中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两个儿子在外地打工,平时很少回来,家里种着十几亩地,也是靠天吃饭,收入并不稳定。

  肩上平添了两位老人的重担,顿时觉得压力大了起来。

  最初的几年,郭相中经常外出打工,而家里就剩下爱人邹振芹照顾年近八旬的老公公和修亚文老人。

  虽然家里家外都靠她一个人忙活,但她依然把老人的生活照料得很好。

  2014年,郭相中意外腿骨骨折,再也无法外出打工了,才开始和老伴儿一起,安守田园,共同照顾两位老人。

  家风传承:孝亲敬老 代代相传

  说起赡养非亲非故的修亚文老人,郭相中没觉得有啥特别的,他说,养老人一个是遵照母亲的意思,还有就是孝敬老人是他们家传的传统。

  从他记事的时候起,爷爷就教育他们哥几个:做人要善良,不能学坏,不能做坑蒙拐骗的事儿,对老人要孝顺。

  说起小时候的事儿,郭相中的话匣子打开了:“现在的生活多好啊,我们小时候,家里穷啊,真是穷得都穿不上裤子、盖不上被子。我们兄弟五个,晚上睡觉的时候,炕上连褥子都没有,只能光着身子睡炕席,盖薄薄的被子。”

  “那时候连背心裤衩都买不起,白天出去就只能光腿穿棉裤,平时吃的都是大 子、苞米面大饼子。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一顿白面的饺子,也只有那时候,生产队才会给家家户户分点肉。”

  寒门出孝子,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一辈传下来的孝亲敬老的家风,也没有丢掉,而是一代代传了下来。

  平时家里有好吃的,父母总是让老人先吃,如果爷爷奶奶生病了,父母也一定是最着急的。

  郭相中清楚的记得,在他16岁那年,爷爷患上了脑血栓。

  当时家里连马车都没有,父亲愣是带着他,背着爷爷走了5公里的路,到县城医院给爷爷看病。

  不图名利:只求对得起良心

  后来,爷爷奶奶去世了,妈妈也去世了。

  现在郭相中和老伴儿也都已经61岁了,夫妻双双跨进了老年人的序列,却要照顾85岁的父亲和102岁的修亚文老人,也都日益感到有些吃力。

  “我平时就是干活,照顾老人的事儿,都是媳妇在做,忙里忙外都是她的事儿,这些年下来,也挺不容易的。”

  听到老头子夸自己,邹振芹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好意思:“也没啥不容易的,谁也不能看着老人不管吧,一天天就是给老人洗衣做饭的,她能吃多少啊?费不多大劲儿。咱这家庭也做不到想吃啥有啥,就是农家饭菜,能给老人做一口热乎的,让老人吃一口软乎的,冻不着饿不着,不遭罪就行了。真没啥。”

  掐指算来,修亚文老人在郭家已经12个年头了,修亚文也已经102岁高龄,是什么原因让老人如此高寿呢?

  郭相中说:“主要是现在生活好了呗,虽然咱家里不富裕,但也吃穿不愁了。哪像过去,挨饿受冻是经常事儿。现在国家政策好,每个月都给老人补助800元钱,逢年过节领导还来看望,去年肇州县的韩县长还来家里看大娘来了呢,乡民政干部也总来。再就是老人心态好吧,一天天没啥事儿,她不管闲事,不操心。”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修亚文老人就坐在炕上,郭相中说,她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可老人明显对记者的到来感兴趣,记者大声问候老人的时候,老人咧了咧嘴,并没有笑出来,而是用有些浮肿的手捶了捶腿,轻出一口气:“哎!腿疼。”

  郭相中说,老人患有风湿病,腿疼是经常的事儿,这病本来就不好治,这么大岁数了,大夫更是没有啥好办法。大劲儿的时候,只能吃点药。

  “你们无私奉养修亚文老人这么多年,父老乡亲们怎么看啊?”

  对于这个问题,郭相中老人一脸的坦然:“爱咋看咋看吧,我没问过,也没想过。我们就知道听我妈妈的话,把大娘照顾好,对死去的妈妈有个交代。别的好与不好,我们都没啥图的,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

  记者感悟:平凡之处 彰显美德

  采访结束了,记者与修亚文老人道别,坐在炕上的老人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目送着记者一行离开。

  郭相中夫妻送记者到大门口,目送着车频频招手。

  望着渐渐远去的农家小院和身后的村庄,记者忽然有些莫名的感动。

  人常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可生活中真正能够做到的,能有几人呢?

  在这个平凡的小乡村,这对年逾花甲的农民夫妇和他们的母亲却做到了。

  尽管,他们觉得这很平凡,平凡得就像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样,然而正是在这平凡之处,彰显的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修亚文老人没有自己的家人,更没有子女,但她却享受到了一个母亲应该享受到的亲情关爱。这份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关爱,伴随她走过晚年,让她安享百岁人生。

  母亲节就要到了,祝福天下所有的老人,都能够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健康长寿,安度晚年!

  百湖早报记者 曹铭章 万祖凤 摄影 陈炳霖

关键词:百湖早报 百岁老娘 肇州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